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325这真的能止渴?

325这真的能止渴?

我家师父总撩我 | 作者:恰病娇少女| 更新时间:2019-08-13 14: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用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柳姜堰冰凉的声音响起,只是把指甲放在姜凉的脖子上淡淡的摸索着。
“有人雇你杀我吧?”柳姜堰只是淡淡的笑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会在乞丐堆里,还救我?”
姜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我怎么舍得杀哥呢?”
“是莫北那群人吧,知道我没游上岸就找了你们,毕竟你们家是干这行的,我大概能猜想到你没杀我的原因,是因为我长的和哥很像吧?”
“嘴长在哥口上,哥想怎么说都无所谓了。”姜凉只是淡淡的说着。
柳姜堰只是淡淡的说着:“我可以说你养虎为患吗?我可从来不是什么手软的人,你觉得自己还能活着吗?”
“哥,你真的狠心这么对我吗?”姜凉只是淡淡的说着:“哥想叫我死那我也没办法啊。”
“莫北的女儿?还真是多亏了你。”柳姜堰只是淡淡的说着:“钥匙给我。”
姜凉只是笑道:“在身上,哥拿吧。”
柳姜堰只是拿到钥匙的时候,姜凉把柳姜堰给擒拿住了。
他们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姜凉只是抱出那个冻僵了的小女孩这才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我以为莫北只是对哥这样的孽种不留活处是情有可原,可是这么小的孩子叫要去和亲真的是比哥都惨啊。”
柳姜堰只是爬了起来:“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当然是继续吓吓了。”姜凉只是悠悠的说着:“但是我可以考虑把你那出去喂狗。”
柳姜堰只是笑道:莫北这次的算盘打的好啊。”
姜凉道:“哥什么意思?就算你背叛我,我也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他没有骗人只是淡淡的说着,然后就坐在冰冷的雪地里等着那个白衣小生醒过来。
过了很久,那个白衣小生只是抬起头看着外面的姜凉:“你…”
“不要讲话了,你受伤了。”柳姜堰被绑在凳子上,姜凉对他很好,没有把他的嘴给封上。
柳姜堰这才道:“我把你心心念念的小女孩救了出来,你应该开心才是啊。”
白衣小生只是揉了揉自己的头:“你怎么被绑了?”
“没看出来吗?我被发现了。”柳姜堰只是淡淡的说着。
“我这个人不习惯于看着妇孺受苦,毕竟碾死他们容易的多,我想保护他们,所以我多管闲事了,果然我遭到报应了。”
白衣小生道:“你也太垃圾了。”
柳姜堰只是笑道:“半斤八两,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小女孩竟然是我仇家莫北的女儿,你说我还能在管吗?”
“你什么意思?”白衣小生只是气息不稳的说着:“不管你有什么仇,那都是大人们的事情,你怎么忍心呢?”
“我有点喜欢你们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个苦命鸳鸯一样。”柳姜堰只是淡淡的说着。
“我现在和你同病相怜的,那里有功夫动的了手?别那么大火气,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是有人雇的姜凉,所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哥,你同这小女孩有仇吗?既然这样,我可以替哥报仇。”姜凉只是淡淡的说着,然后把小女孩放在雪地里躺着。
白衣小生只是恨恨的看着姜凉:“有什么事冲我来,放过她。”
柳姜堰只是道:“姜凉你这么血腥做甚?放了他。”
姜凉只是道:“哥想就知道你还是愿意理我的,凭你这句话,我都会替你报仇的。”
只是这样姜凉就把白衣小生从牢笼里扯了出来:“你可以滚了。”
白衣小生得救,这才一巴掌扇在了姜凉的脸上,然后过去抱着小女孩要走。
白衣小生跑了很远,原本应该能逃出去了,可是他又回来了,再柳姜堰面前停了下来,帮他扯开身上的绳子,这才道:“快跑。”
柳姜堰只是站在原地,看了眼姜凉:“该跑的是你吧?”
白衣小生看着怀里的小女孩这才道:“你阴我?”
“是你的善良害了你,我会放过我仇人的女儿吗?柳姜堰只是拍了拍白衣小生的肩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白衣小生只是被姜凉重创,先是在也没有力气的摔在了地上,连小女孩都被甩了出去,头磕出血。
再次醒来的时候,白衣小生同小女孩都被关在黑漆漆的屋里,空气中有股血的味道。
还有一个人的声音:“吃饭吧。”
小女孩睁了睁眼睛,只是靠在白衣小生的心口前:“我好饿啊。”
白衣小生只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似的,在黑夜中探索,这才再冰冷的地面上摸到一股血淋淋的肉皮。
白衣小生吓的脸色都有些苍白,这才道:“老大,你能在忍忍吗?”
小女孩只是哭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我又渴又饿的,好害怕啊。”
白衣小生只是安慰道:“别怕。”说着,白衣小生把自己的指尖递了过去,这才温柔的笑道:“老大要是渴了喝我的血吧。”
“那样是不是要咬破了你的指头啊。”小女孩只是淡淡的说着:“那样很疼吧。”
白衣小生只是笑道:“不会的,保护老大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啊,你快点吧。”
小女孩只是狼吞虎咽的把白衣小生的指头放在嘴里,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咬破了一层皮,就感觉有一股热流,这才觉得口里没有那么难受了。
白衣小生虚弱的躺在里面,他只是搂着小女孩淡淡的,每次闭上眼睛都是小女孩饿着的时候,咬破指尖往小女孩的嘴里滴几滴鲜血。
待小女孩睡着了,白衣小生就摸着冰凉的地面,拿着那个带有血味的皮肉,忍着几乎要呕的冲动吃掉它们。
有点时候直接就吐了出来,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多少天了,只是知道自己似乎饿的不能弹。
白衣小生觉得自己的十个手指都疼的要命,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给小女孩提供什么营养了。
小女孩只是道:“怎么办?我好想又饿了。”
白衣小生这才把自己的虎口递给小女孩这才道:“咬吧。”
小女孩只是推开白衣小生的手这才道:“我不能这样,要不然会更虚弱的。”
白衣小生只是笑道:“我是男人,身体结实,老大不用担心,你就喝我的血解渴吧,没关系的。”
小女孩只是拿着白衣小生的虎口然后用力的吸了两口,嘴里的干涩好像被冲淡了一样,这才有些忍不住的多吸了两口。
白衣小生还是抱着小女孩睡觉,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只是消耗时间,一切都是徒劳。
忽然有一丝光亮,白衣小生只是把手挡在小女孩的身上,然后眯着眼往外看,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姜凉只是笑着道:“把他们关在狗笼子里。”雇主的交代的事情姜凉不可能忘记。
小女孩只是扯着白衣小生的衣角:“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白衣小生只是抱起小女孩这才道:“我会保护老大的,老大不要担心。”
小女孩只是将白衣小生抱了紧紧的然后这才哭了出来:“可是我也好怕你出事啊,我们能不能逃出来啊。”
白衣小生抬起干涩的嘴唇这才道:“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白衣小生给你做你最喜欢的好吃的。”
小女孩只是点了点头。
身体触碰冰凉的铁笼,白衣小生只是抱着小女孩在里面,然后就看见姜凉。
白衣小生只是笑了笑,嘴角被这几天的黑夜显的很狼狈,十指每一处都是口子,甚至连握都不敢握。
“你的雇主给你多少钱?我一百倍万倍给你,我只希望你放过她,她只是一个小孩啊。”
“不,她是哥仇人的女儿,就算不死,也得收到惩罚。”姜凉只是淡淡的说着。
他找了好几条猎狗,他们的皮毛带着点斑点,十分没有光泽,这才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关你们这么长时间才动手?”
“可能是想羞辱我们吗?”白衣小生不清楚,但能确信这一切不过的他们拿来笑话的一切。
“也算是,这些猎狗我饿了他们好些天了,只要我放了缰绳,这群畜牲就会像脱了缰的野马飞奔过去把你们给撕扯成片。”
白衣小生只是低头笑了笑:“冲我来吧,我是汴忻十殿下,更是和亲男方,如果我死了,对于两国来说都是极大的战争,那样推波助澜,老大的父亲更是四面楚歌,你们不觉得这样更划算吗?”
“汴忻王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一个人的死就对北国开战?你是不是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不,你错了。父亲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命,甚至其他哥哥的命,他就是拿我们的命当借口,侵略城池,北国的二十三个城他早就虎视眈眈了,这次和亲也是。”
“这么说有点意思啊。”姜凉只是淡淡的说着:“那就来吧,先放进去一条进去,毕竟猎狗这种东西不是很团结,一窝蜂进去,怕是会自相残杀,那样就真没意思了了。”
对于这些白衣小生根本没有害怕,他以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姜凉会尊重他的。
事实上是白衣小生太天真了,放出那条猎狗的时候,铁笼被它锋利的爪子给掰的变形,然后直接再白衣小生的脸上划了一个口子,白衣小生抬手把那条猎狗的嘴固定住,然后死命的挣扎,小女孩蜷曲在一边,她害怕的不敢有任何的动静。
白衣小生只是有些苦笑:“老大,你出去,顺着弯了的笼子,爬出去。”
“可是你怎么办?”小女孩哭着这才扯着白衣小生的衣角,却发现猎狗的獠牙已经嵌顿在白衣小生的肩膀上。
嘀嗒嘀嗒的血流在了小女孩的手心,她只是哭的更厉害了:“你出血了…”
白衣小生只是趴在猎狗的脖子上,咬了一嘴的毛混着一些血迹,然后他艰难的笑着用最温柔的声音对小女孩道:“乖,你先出去,我待会就去找老大。”
小女孩信以为真,只是往爬出去。
白衣小生的嘴角全都是猎狗的乌黑乌黑的血,这才躺在笼子的边缘,无助的笑着。
就听见外边小女孩的声音,才看到另一个猎狗的窜到了小女孩的身边。
白衣小生只是倾尽全力的用头去撞那个已经弯了的铁笼,然后自己被甩了出去。
感觉自己的所有力气都没有了,全身就跟散架了似的,瘫软再地上。
白衣小生被那条猎狗压在身下,用力的撕扯着所有的皮肤,白色的衣裳全都是血迹,然后被猎狗甩了出去。
白衣小生伏在地上吐了一口血还是不忘对小女孩道:“快跑。”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