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 > 逍遥兵王 > 第333章 一个故事

第333章 一个故事

逍遥兵王 | 作者:暗夜行走| 更新时间:2019-09-10 15: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港口主动向唐承风送上香吻的一瞬间,石原香其实就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
    如果不是对方当时要前往服部家族,她恨不得当场表明自己心意。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崇尚英雄,都想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
    在夜店那晚,当唐承风挡在她和山口组一群穷凶极恶暴徒中间时,那个背影就已经深深印在石原香心中。
    而当看到父亲被唐承风救下的一刹那,石原香的整个心都被唐承风占据。
    这个人,就是她的英雄!
    这个人,就是她一直在等的白马王子。
    从港口返回的路上,石原香全程心不在焉,盯着车窗外怅然发呆。
    身为父亲的石原雄,看着女儿的失神异样,心里却跟个明镜似的。
    “放心!唐风一定会没事的,我们要相信他!”
    石原雄轻抚着女儿的秀发,安慰道。
    “相信”这个词眼,从他嘴里说出来,可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石原香听闻,立刻惊讶转过头。
    “父亲,我没听错吧?您刚才说……”
    “没错!你没有听错,是父亲的错,我从一开始就应该相信他的!”
    石原雄重重点头。
    他为自己差点让女儿身处险境而后悔。
    但,同时却又为女儿没有看错人而高兴。
    “如果你喜欢他,父亲会全力支持你的。”
    石原雄将话题挑明,算是给女儿吃定心丸。
    “真的吗?父亲,太谢谢你了!”
    石原香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会从父亲口中说出。
    虽然从小到大父亲很少在她身边,但是对于父亲的性格,石原香还是很了解的。
    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天石原香邀请唐承风吃饭的原因,她想趁着那次唐承风在夜店救了她,然后向父亲提及二人的事。
    可是那天,父亲却误以为唐承风狂妄自大,竟然开口就要把山口组从倭国抹除掉。
    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为此,石原香这几天还跟父亲闹绝食!
    眼下当听到父亲这样说,石原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返回市区之后,石原雄吩咐管家往市里最大的酒店绕下路。
    石原香不解,但是父亲接下来的话,却让她顿时脸红。
    “你刚才不是说要等唐风回来吗?难道你在咱们家里等?以后你就要有自己的家了,父亲替你们感到高兴。”
    “父亲……”
    石原香欲言又止,低头藏喜。
    将女孩子既兴奋又羞涩的反应表现的淋漓尽致。
    原本父亲能接受唐风就让她够意外了,没想到一向严肃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上次她来找唐承风的时候,被哈布斯遇见过。
    所以这次当石原香上去时,哈布斯二话不说就让工作人员把门打开,让石原香在房间里等。
    石原香坐在沙发上一直等到后半夜,却仍然不见唐承风回来。
    感觉有些犯困,她便洗了个澡,然后去床上躺着。
    她本来不想睡的,但后来实在是没撑住,不知不觉就沉睡过去。
    迷迷糊糊中,石原香被一阵异响惊醒。
    睁开眼,当发现唐承风正提着裤子站在那里,而且裤子的皮带已经松开时,石原香不仅没有惊叫非礼,反而却俏脸通红。
    “你……回来了?”
    石原香目光扫过唐承风正提到一半的裤子,双手抓着薄毯将自己的脸遮住。
    石原香不想让唐承风看到她害羞的样子,但是她又不想让对方误以为她要拒绝,所以只是遮住了鼻子和嘴,一双明眸还偷偷往唐承风裤子中间瞄了一眼。
    唐承风将对方羞怩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立刻猛一咯噔。
    完了!
    这下事情大条了。
    这妞还以为他要对她做些什么。
    “那个,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唐承风有些词穷,心里却在大骂是哪个龟孙把石原香放进自个房间的。
    这不是害他吗?
    “不用解释,我都懂,而且我也愿意。”
    “……”
    面对鬼忍老祖可以轻松摆平的唐承风,听到石原香的回答却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懂个屁!
    老子是在提裤子,而且老子已经有苏子染了!
    连唐承风都没意识到,当想到自己的女人,他的第一反应是脑海中直接冒出苏子染!
    “这不是愿不愿意的事,是你……”
    唐承风刚准备说是石原香误会了,不料却又被对方抢过话茬:“是不是我突然醒来影响到你了,那我可以继续睡,真的没关系的,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石原香竟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完全是一副任君采撷的姿势。
    其实她是骗对方,她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听说第一次都很疼的,但是见唐承风已经脱到一半的裤子,石原香还是决定克服心理障碍,把自己给他。
    唐承风没想到这妞如此“固执”,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提好裤子转身就出了卧室。
    几分钟后。
    穿好衣服的石原香从里面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唐承风,一抹愧疚从漂亮脸蛋上闪过。
    “对不起,是我打扰你的兴致。”
    石原香走过去向唐承风道歉。
    她还依然坚信是因为她的突然醒来,让对方没有了继续进一步的兴趣。
    “你……”唐承风还准备解释,但是一想到越描越黑,无奈摆摆手:“算了算了,不说那个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从港口离开,好好的不回家跑这里干嘛?
    “我想在这里等你,看到你没事我才放心。”
    石原香当然不会说是父亲让她来的。
    最关键的是,她本人是相当情愿的。
    唯一就是刚才两人没有更进一步,这让石原香心情复杂,既庆幸又有些懊恼。
    庆幸的是,没有承受第一次的那种疼痛。
    懊恼她自己没用,那么好的机会,却白白给浪费掉。
    “哦,我没事,你放心吧,还有其他事吗?”
    唐承风看着石原香,问道。
    石原香高兴摇头,随即又使劲点头。
    看到唐承风平安回来,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高兴。
    怎么能没事呢?
    接下来,轮到谈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了。
    唐承风被对方的操作搞得有些蒙,疑惑问道:“要是还有其他事,现在就说。”
    异血战士有了线索,但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克鲁斯家族的大本营,唐承风也不确定。
    他准备今天就动身去巴黎,不想再多耽搁。
    “我想郑重邀请你去我家,这一次,我父亲想谈一谈我们的事情。”
    石原香说完,一脸紧张看着唐承风。
    她一个女孩子竟然主动开口提这些,真是羞死了!
    唐承风愣了那么一两秒,顿时明白刚才在卧室里为什么石原香会是那种反应了。
    他跟石原香总共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唐承风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了。
    看着面前的女孩满脸期待的样子,唐承风直接拒绝,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要说答应,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已经有苏子染了!
    “香子,我可不可以先给你讲个故事!”
    “好啊,只要是关于你的,我都喜欢听。”
    石原香立刻乖乖坐下。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是一万个好奇,很想知道关于对方的一切。
    “我有个朋友,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他受朋友之托保护对方的女儿。”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他在保护着对方,可是只到有一天,当真正的危险来临时,那个平日里柔弱的女孩却奋不顾身挡在我那个朋友身前。”
    “结果,我那个朋友并无大碍,但是那个女孩却受了重伤,而且醒来后还因此失忆。”
    “香子,我想问你,如果你是我那个朋友,你会怎么做?”
    说到最后,唐承风抛给石原香一个问题。
    “这还用问吗?傻子都能看出来那个女孩爱着你那个朋友啊,而且不是一般的爱,是可以用她生命交换的那种。”
    故事很短,但是石原香却被感动,眼圈不由泛红。
    幸好只是故事,要不然她非要见见故事的女主角,她实在太勇敢太伟大了。
    “呵,是吗?”
    唐承风苦笑,像是在嘲讽自己。
    “你说傻子都能看出来,可我那个朋友却连傻子都不如。”
    “他如果有良心的话,就应该为那个女孩的下半辈子负责,如果错过,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石原香替故事的女主角愤愤不平,说到动情处,甚至挥舞着小拳头,仿佛要是那个男的敢不负责的话,她一定会教训对方一样。
    “为她下半辈子负责?”
    唐承风喃喃自语,迷离的眼神神色复杂。
    “当然啊,我要是那个男的,就一定会好好爱那个女的,对方是因为他才失忆的,他怎么能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陌生的回忆中。”
    石原香的这些话像是一记重锤一样,猛然击在唐承风心中。
    虽然他在离开天江时就明确表示,对于苏子染的失忆,他会负责到底。
    但是他却没想过,原来失忆对于一个人会是这么的残忍。
    是啊!
    曾经熟悉的人和事,曾经经历的某个阶段,就那么残忍被“遗弃”或者“隔绝”。
    就好像一个人上一秒还站在喧嚣繁华的闹市,但是下一秒整个人却置身于荒凉沙漠中。
    虽然人仍然活着,但是心却逐渐变冷!
    “谢谢!谢谢你说出了最满意的答案,我会把这些转告我那个朋友的。”
    “那么,你是要拒绝我的邀请了?”
    见唐承风起身,石原香仰起小脸问道。
    “恐怕是这样,你也说了,一个人被丢在陌生的回忆中是很孤独的,我必须得把这件事赶紧告诉我那个朋友,有些事他得抓紧时间!”
    石原香低着头停顿了两三秒,再次抬起头,清丽的俏脸上堆满笑容。
    “好吧,这次确实是例外,下次我可不会在放过你了哦!”
    “下次我带着我朋友,还有那个女孩一起来见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完,唐承风转身离开。
    当房门被唐承风带上后,上一秒还满脸甜笑的石原香,笑容忽然消失。
    望着唐承风离开的方向,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傻子都能听出来,你的朋友,就是你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