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 > 阎浮记 > 第四章 益友卦

第四章 益友卦

阎浮记 | 作者:老牛在天上飞| 更新时间:2019-10-03 10: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孔昭出了蘅芷阁,把手里两个胭脂水粉盒子塞进怀里,站在门口想了下,还是准备到包子西施谢小娘子那儿买几个肉馅包子,给赵老道送去,免得这老道真个饿死了。

    偌大的淮阳城,自贼老头死后,赵老道也算是自己唯一能说得上几句真心话的人,他要是饿死了,自己孤孤单单,得多寂寞啊。

    再者,瞧在他教过自己吐纳之术的份上,接济他几次也是应当。

    当油纸包裹着的几个肉包子摆在算命桌子上时,赵老道眨巴了几下眼睛,不敢置信之余,硬是挤出了两滴感动的泪水,拉住孔昭的手,感激涕零。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孔小子你刀子嘴,豆腐心,人好,心善,断不会让老道我忍饥挨饿!”

    他急不可耐地抓起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咬了一口,眼睛一亮,赞叹道:“真香,谢家小娘子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嘿嘿,要是这些包子再来晚些,我怕是连娘们儿胸上有几斤几两都要饿得瞧不清了。”

    孔昭好笑的摇了摇头:“没饿死就成,包子给你带来了,我也该走了!”

    “等等!”

    正在狼吞虎咽的赵老道连忙唤住了孔昭;“刚才忘了一点,孔小子你是丙寅炉中火命,此火为自生之火,命局中又见五行木多,炎无制反生凶,主夭,需得用水制约,成相济之势,我且问你,你最近是否会北上,又是否会跟水事打交道?”

    孔昭微微沉吟道:“三月初三,百花盛会,将于云川大泽上举行,按照惯例,妙月坊会抽调一半的小厮......”

    赵老道手抚长须,插言道:“命理与卦象吻合,这不就对了嘛!”

    “你的意思是说……这百花盛会是我时来运转的契机?”孔昭反问道。

    赵老道笑而不语,深得算命先生说话留一线的道理,没有盖棺定论,把话说死,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刚才你走了之后不久,我饿的实在不行了,又起了两卦,一卦为我,一卦为你,现今,我的这一卦已经应验了。”

    孔昭摇头好笑道:“你是否再算我会不会良心发现,回头给你带肉包子吃?”

    赵老道脸上微微一红,颔首道:“确实如此,至于你的那一卦,咳咳……天机不可泄露啊!”

    这老小子吃着上顿,就开始谋划下一顿了,当真是好算计……孔昭淡淡道:“晚些时候,我再给你带些吃食。”

    赵老道鼓起腮帮子,把半个肉包子咽下,端正神色,义正言辞道:“虽然泄露天机会消福折寿,但咱俩多年的交情,又岂能瞒你?实话跟你说吧,你的乃是一个益友卦!”

    “诗日:时至图谋事必成,天恩欲到信光临,从来未遂平生志,今日逢君始称心……足可得见,你之所以潜龙升天,当是得贵人之助!”

    “真的?”孔昭半信半疑道。

    “假的!”

    赵老道怪眼一翻,一边啃起最后一个包子,一边闷声说道:“对了,过两天是贼老头的祭日,老道我连买纸钱,香烛,小酒的钱也没有,就不去他墓前丢人了。”

    “行,我一个人去也是一样!”

    告别了赵老道,孔昭径直回了妙月坊。

    此时生意清淡,坊里的客人不多,孔昭挂起一张笑脸,沿途遇见妓女,丫鬟,嘴上跟抹了蜜似的姐姐长,姐姐短的问候了一遍,踩着木梯,“噔噔噔”的上了满璧雕花的二楼,敲了敲左侧第三扇门户。

    “芸姐儿?”

    “门没锁,进来吧!”屋子里传出一道慵懒的声线。

    孔昭推开了门,中规中矩的女子闺房,一位披着嫩绿轻纱的女子坐在花梨木凳上,对镜梳妆。

    镜子里的人依惜可见妩媚的面容,不过年纪有些大了,已经过了最好的阶段儿,眼角隐隐现出一道道细纹,肌肤也没有小姑娘的水润光泽了。

    孔昭笑眯眯的上前,摸出了两个精致的盒子,摆在梳妆台上:“芸姐儿,这是你要的水粉胭脂。”

    “麻烦你跑上一趟了,呐,不要嫌少啊。”柳芸娘侧身拉开抽屉,取出几枚铜钱塞进孔昭的手里。

    孔昭接过铜钱,笑道:“替芸姐儿这样的大美人做事,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谈不上麻烦。”

    柳芸娘略带薄嗔的白了他一眼,娇声道:“真的假的?该不会是捡好话哄我开心吧?”

    孔昭正色道:“我孔昭的话,那是三十年的陈年老窖,掺不得假,哄谁也不能哄芸姐儿不是?”

    “你呀......嘴甜,又聪明伶俐,难怪这坊里上上下下的姑娘,没有一个不喜欢你的,有什么事儿,第一个想到你!”

    芸姐儿伸手打开了胭脂水粉的盒盖,丰腴的身躯微微前倾,开始仔细涂抹上妆。

    自孔昭这个角度瞧去,正好瞧见柳芸娘胸前的饱满,不似一张脸抛头露面,这藏在云深不知处的险峰风景旖旎,喉头不禁微微发干。

    这山……好白,好滑,好陡,好深,好险……

    难怪茶坊里的说书先生常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又道远近高低各不同,不愧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字字珠玑。

    “瞧什么呢?”

    柳芸娘回头瞪了他一眼,并不恼怒。

    “芸姐的身材真好,让人见了,简直挪不开眼睛。”

    孔昭咧嘴笑了一笑,很自然的收回目光,年少慕艾,又血气方刚,对于女人总是憧憬向往的,这一点十分正常,不过,赵老道曾经告诫过他,习练吐纳之术,莫要太早丢了童子之身。

    柳芸娘掩唇轻笑起来,显然孔昭这般夸赞她的身材,让她十分受用。

    过了一会儿,她的目光又是一凝,往日未曾注意,眼下这般近距离的打量孔昭,却是琢磨出了一些意味儿。

    孔昭面相上佳,长眉星目,鬓如刀裁,面庞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笔直的鼻梁显露出倔强的内在性格,深嵌在眼眶里的双眸熠熠生辉,乍一瞧还不觉得如何惊艳俊秀,但是愈看愈有味道。

    话说回来,自己最近的恩客越来越少,开销也有些入不敷出了……

    孔昭骤觉脸上一凉,却是柳芸娘把手抚上了他的脸,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始料未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柳芸娘嗔怪的瞅了孔昭一眼,站起身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把温香娇软的身子靠上,笑道:“瞧你这脸蛋儿,真是讨人欢喜,要不姐姐陪你一个晚上,给你开个荤,让你尝尝做男人的快活滋味儿如何?你且放心,姐不多要,只收你八折的钱好了。”

    得!拉客拉到我身上来了!

    孔昭内心苦笑,八折?这八折的钱也要自己干上两三年啊。

    想要早日赎回奴契的孔昭,纵使让面前女子撩拨起了许些火气,也得死死按捺住,心中连忙以“色字头上一把刀,石榴裙下乱葬岗”这等警世名言告诫自己。

    “芸姐儿,你别逗我了,我这人脸皮子薄,可经不起你这般撩拨。”

    红尘里打滚几十年的女子早已修成了人精,自然听出了孔昭这是敷衍之词,当下热情去了大半,意兴阑珊的松开了手:“不愿意就算了吧,好了,我要歇息一会儿,你先出去吧。”

    “行,有事儿你叫我。”

    孔昭对于女子的不耐之意置若罔闻,脸上笑容不改,退出了女子闺房。

    掩上了门户,长吁一口气,孔昭搓了搓僵硬的脸皮,表情瞬间变得冷淡,但下楼的时候依旧是张笑嘻嘻的脸,熟稔地跟遇到的姐儿打着招呼,这位姐姐如何如何国色天香,那位姐姐怎样怎样绝代倾城,引得一路上莺莺笑声连成一串。

    一路走到后院一间破旧房子前,孔昭推开房门,关上前又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周边,

    到床下搬出一些杂物,取出藏在最里面的一个瓮坛,孔昭使劲摇晃了两下,里面顿时传出了金属物体碰撞瓮璧的哗啦声响,异常悦耳。

    平常客人的赏钱,替姐儿采办的小费,以及月份子都装在这个黑不溜秋的瓮坛里。

    孔昭没有一日既往地把最近这段时间的收获放进瓮坛,而是自里面抓出了一把银钱。

    “贼老头,一年一壶酒,再难我也给你凑上,没亏待你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