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重生之都市魔尊 > 第225章 一流的剑客

第225章 一流的剑客

重生之都市魔尊 | 作者:北方的海| 更新时间:2019-10-04 09: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难道是什么奇门阵法?将来者困于阵中,迷其心智,幻其身形,控其五感,使其不知所以,只知眼前、四周一片莽荒。”
    萧婉儿边沉思边道。
    “这就不清楚了。”
    白子慕无奈地摇了摇头。
    “唔,这下麻烦了。地理位置不断变化,本来就难找。就算万幸找到了,奇门八阵,阴阳五行,七星八斗,若不知道对方摆的是什么阵法,便没有可能破解。这可如何是好?”
    萧婉儿郁闷道。
    白子慕闻言,一脸惊讶的看着萧婉儿,仿佛想说,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
    “这下真的麻烦了。”上官灵儿也郁闷了,“如果能先除掉鬼谷,再与天机阁决战,便可无后顾之忧。可问题是,哎……”
    三人一阵沉默,然后不约而同地朝苏夜看去。
    苏夜安之若素,缓缓道:“灵儿,为大局计,先委屈你了。”
    上官灵儿闻言,猛的一怔,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婉儿,天下阵法无奇不有,知其所以然方能破阵,那是凡人;为师破阵,如鱼戏水。此事不必再议。子慕,鬼谷之所以变化,是因为谷主通晓修仙之道。这种道法类似于‘星际时空’,凡尘我记得应该是叫‘异次元空间’。关于这一点,我有三策。上策,抓一名鬼谷派的弟子做引路人;中策,确认大体的方位,然后找当地人做向导;下策,一把火,把当地一带烧成一片灰烬,逼鬼谷现身。”
    苏夜淡淡地说道。
    三人闻言,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这,轻描淡写间就把问题解决了?
    这也太可怕了吧?
    短暂的惊讶过后,萧婉儿眼放异彩一脸崇拜,白子慕喜形于色,上官灵儿含笑不语。
    这时,却见苏夜悠然起身,接着淡淡道:“那这事就这么定了。现在嘛,你们都随我来,去见几个人。”
    萧婉儿当即懵逼了,一脸萌萌看过来:“去哪儿?见谁?”
    白子慕也懵了,惊问道:“什么情况?”
    上官灵儿噗哧一声笑了,心中暗道:“苏夜,皇家赌场,能遇见你,真好。”
    ……
    距离香港街约三千多米,有一座山,没有名字,山上灌木丛生、遍地杂草,山脚下无人居住。
    苏夜一行人登上山顶的时候,夜幕已深。
    “师傅,你带我们这荒郊野岭做什么?该不会是要野……吹,和烧烤吧?”
    萧婉儿拍了拍胸脯,好险,差点就不正经了。
    “苏夜,我记得你说要带我们来见几个人,人呢?”
    白子慕四下环顾了一阵,鬼影都没见着,哪来的人?
    “原来如此。”上官灵儿微微一笑,见前方有一块石头还算干净,便坐下了,接着淡淡道,“守株待兔。”
    “什么跟什么呀,你们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点?”
    萧婉儿不爽地嚷嚷道。
    想当初在安州的时候,她可聪明了,但到了帝京,突然感觉智商不够用了。而这次再来帝京,尼玛的,居然感觉智商欠费了!
    “我有点明白你们的意思了。”白子慕托着下巴,一副沉思状,“是不是有人在跟踪我们?”
    “bingo。答对了。”上官灵儿打了一个响指,幽幽道,“敢一路追来,想必来者也非池中物。是天机阁?鬼谷?天枢?还是世外高人?”
    “来者一共五人,左边三位中年男人一脸煞气,来者不善,很有可能是天机阁的人;右边两位,一位老者,一个女人,看着不像是来闹事的。”说完,苏夜朝三人看去,吩咐道,“我和灵儿去左边,婉儿和子慕去右边。”
    一听这话,萧婉儿和白子慕不干了,凭什么?
    “凭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上官灵儿咯咯笑道。
    我次奥,这他妈也能算理由?你弱鸡反倒捡着便宜了?
    “明白了的话,开始行动。”
    苏夜淡淡一声令下,手指山下一处地方,便携上官灵儿一起下山而去了。
    看着两人双双离去的背影,萧婉儿和白子慕在风中凌乱了。
    ……
    夜色暗沉,明月孤悬,荒野山林,没有人烟。
    “来这种鬼地方,简直莫名其妙!喂,老头,你虽然贵为七大长老之一,但你别忘了,我是谷主座下真传弟子!论地位,比你高!你不听我言,一意孤行,非要跟来这种鬼地方,若是不慎中了计,我看你回去后怎么跟谷主解释!”
    高冷美女一边提着衣服走,一边冷声骂道。
    这段路,她走得很憋屈,很郁闷,像她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来这种地方合适吗?
    她可是谷主座下两大真传弟子之一的,陆沉雪!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连七大长老见了她都得尊称一声陆小姐。至于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不提也罢。
    她陆沉雪向来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不过,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说到底,还得怨苏先生!要不是他鱼目混珠,岂会有今日之事?
    “陆小姐,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先生何许人也?若是轻而易举便查到了他的底细,反而可能有诈。像现在这样,倒属正常。至于谷主那边,陆小姐请便,我自有说辞。”
    褐袍老者头也不回,兀自负手而行。
    “你!”
    陆沉雪气得直跺脚。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寒意袭来,只一瞬间,前方一大片灌木丛就被冰封住了。接着,一道黑水从天而降,滴水成冰。
    “天道术,冰凝决。”
    “黑法术,黑水。”
    “合体技,魔女的罪恶。”
    “魔女之箭!”
    黑冰魔女高约七丈,手中一把黑冰弓长约两丈,一支黑冰箭矢长约三丈,一箭出,天地崩!
    “什么玩意?那是什么鬼东西?”
    陆沉雪一边极速后撤,一边心中大惊。
    褐袍老者神色一凝,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微微蹲身,拔剑出鞘!
    “鬼谷流剑法,一剑斩空!”
    老者身形奇快无比,看去,宛如一道褐电一闪即逝。他出剑速度也是一样快得惊人。
    电闪雷鸣之间,双方对了一招。
    “叮!”
    一声惊天脆响,黑冰箭矢被一剑斩成两截,一半朝天散去,一半朝地坠去。
    两支断矢皆未落地,只听“彭”的一声惊天巨响,巨大的黑冰魔女宛如一座冰雕,被拦腰一剑斩成两截!
    “鬼谷流剑法,二剑斩物!”
    轰隆隆!
    黑冰魔女倒下,压得整座无名山颤动不止。而那半支坠地的黑冰箭矢则深深地刺入山体三尺余深,炸得方圆三丈之内灌木俱毁,草木成冰。
    “用剑?有趣。”萧婉儿微微一笑,“白子慕,这老头交给我来对付吧。”
    “你对付他?”白子慕一愣,“婉儿,你可别小瞧了这老头,只凭方才那两剑,便已是宗师实力。”
    “宗师又如何?我一日不斩宗师,便一日没人知道我能斩了宗师。换言之,今日我若斩了宗师,那么,死在我剑下的亡魂便多了一种身份,叫宗师!”
    萧婉儿眼中一片淡漠。
    白子慕见她有如此觉悟,便同意了:“好吧。那我去对付那个女人。”
    于是,漫天的碎冰尘屑之中,呼嗖两下飞出来两道倩影,一道往山下飞去,一道轻轻落在了褐袍老者的面前。
    “陆小姐!”
    褐袍老者大惊一声,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来者,不曾移动分毫。
    他虽然担心陆沉雪,但来者乃是苏先生的徒弟,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老家伙,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跟踪我们。报上名来,本小姐从不杀无名之辈。”
    萧婉儿一脸淡然,眼中无悲无喜。
    “我乃鬼谷七大长老之,剑宗长老,奉谷主之命前来拜会苏先生……”
    剑宗长老先礼后兵。
    “我呸!”萧婉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挥剑一指,冷冷地喝道,“废话少说,看剑!”
    这一剑出,剑气纵横,杀意凛然,前后判若两人。
    剑宗长老见状,被迫出剑。
    “叮!”
    两人双剑相交,一瞬间,剑气肆虐一方天地,灌木林木被割裂、吹飞,飞往四面八方。
    “啪,啪,啪……”
    叶落纷飞,纷飞的树叶尽数裂成了两半。
    “剑气如风,一流的剑客所释放出来的剑气可以斩断纷飞的树叶。”
    剑宗长老有感而发。
    武道宗师之间的战斗,大气磅礴,盖亚天地,恢弘壮观,充斥着一股来自天地间的灵韵;一流的剑客之间的战斗,剑气凌云,气贯如虹,刀光剑影,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宗师之战,分胜负,难定生死;剑客之战,不分胜负,只分生死。
    萧婉儿冷冷一笑,手中十方青莲剑闪耀起一道青芒,顿时,寒光四射。剑宗长老只觉得有一股摧枯拉朽之力,突然自剑身传来,他脸色顿变,急忙后撤。
    这时,萧婉儿一剑挥出,剑气纵横方圆二十二丈,剑斩未至,剑气便已肆虐得剑宗长老连连后撤。
    “好可怕的剑气!”
    剑宗长老执剑挡于身前,惊叹道。
    接着,一道半月形的青光斩击横空出世,以劈天斩地之势斩向他斩来。
    “十方青莲剑,天下剑谱排名第二的名剑,名不虚传。”
    “鬼谷流剑法,三剑斩魂!”
    轰隆隆!
    天雷之声滚滚,两道剑斩正面相撞,难分伯仲。但这座无名山却已然承受不住这样的剑气,被席卷、侵袭、肆虐过后,方圆八百米内寸草不生!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双方都还没有倾尽全力。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