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 > 浑天记 > 第一百七十九章:九宫八卦阵,梦醒绝凡声

第一百七十九章:九宫八卦阵,梦醒绝凡声

浑天记 | 作者:十二子南申| 更新时间:2020-01-10 08: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宫八卦阵?”
    白恋星若有所思:“这是何阵法?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洛羽一听白恋星之言,便知这一世,恐怕还没有九宫八卦阵。
    想到这,他指着白骨片上的图案,解释道:“九宫八卦阵以五行为基、衍生八方,八阵为护,又称八阵图。这种布阵格局周全易用,通常运用于行军布阵以及营地驻扎,或用人或用山川地势皆可施展。”
    见洛羽振振有词,白恋星相信之余,亦惊讶的问道:“不曾想,你还懂得阵道?”
    “阵道?”洛羽莞尔一笑,只得随口瞎编:“我哪懂什么阵道,都是老师教的,学艺不精,略知皮毛。”
    白恋星则感慨道:“看来钱师兄深藏不露,不过也难怪,父亲阵道造诣不俗,尤擅五行阵术,想来钱师兄是从父亲那学来的。”
    显然,洛羽没有想到,白恋星帮他把这瞎编乱造的话,给编圆了!一想到五行宗的五行剑阵,洛羽心中也是了然。萧宗主能创出五行剑阵,看来其阵法造诣颇为不俗。
    而就在此时,白恋星显得有些期盼:“你能将这九宫八卦阵,传授给我吗?”
    “传授?...额...!”望着一脸期待,双眸闪动的白恋星,洛羽略显尴尬:“我也是略懂皮毛,我说,你听,你若能领悟,那是最好。”
    见白恋星欣喜地点头,洛羽便接着说道:“九宫者,全阵开四门,谓生、死、惊、开,为正门。内部结构为三行三纵九曲连。扎法有横连、纵连两种,迷门设置第一纵设一阵,第二纵设二阵……第九纵设九阵。有时设跃式迷门,少则九门,多则八十一门。此阵回环往复,迷门迭出。人往往误出迷门,走来走去回还原地。除却四处正门外,其它皆为奇门。八卦方位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对应西北、正北、东北、正东、东南、正南、西南、正西。中央叫五黄土属,乃中枢所在,隐于八方之中,最为难入。可一旦寻得此处,此阵则破灭。”
    说着,洛羽回头望向巨岛,沉吟道:“也就是说,除却西北、东北、东南、西南朝向的四门外,其它八门皆为奇门,入者九死一生!”
    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堆,洛羽回头望向一脸沉思的白恋星。
    见她那认真思索的模样,洛羽好奇的问道:“你听懂了?”
    “恩。”白恋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见此,洛羽愕然无语,‘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照着书本上的瞎编乱造一通,这天女竟然就听懂了!这tm也太夸张了吧?’
    回过神来,白恋星望向一脸惊愕的洛羽,随即她笑道:“谢谢,给我几个时辰,恋星应该可以看破此阵玄机。”
    “额...!”洛羽瞠目结舌,暗叹‘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竟如此之大!’
    忽然,洛羽似是又想到了什么,他补充道:“我隐约记得,好像破这八卦图的方法,乃是自生门而入,休门出,再从开门入,好像就能破阵。”
    闻得洛羽之言,白恋星连忙仔细端详了起来,口中不时喃喃着:“东北生门入,自西北休门出...乃是木遇水而生,有理!再入西北开门,金生水...金生水,何以为继?”
    洛羽拿起船桨,继续向着对岸划去,随口便道:“都生水了,肯定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
    白恋星顿时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看向洛羽。而洛羽似是亦反应了过来,他连忙丢下船桨,凑上前来,望向阵图当中的位置!
    二人四目相对,异口同声的惊呼道:“中枢五黄,土位!”
    随即,二人相视而笑。
    ......
    洛羽与白恋星再一次回到了入口岸边。
    在魏无忧等人推波助澜的大骂声中,洛羽是故作羞愧难当,似是欲要破例载魏无忧等人渡河。
    众人一见,这还了得!他们等了许久,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魏无忧等人?于是连忙以大义,不停说服洛羽。
    那渡河的灵晶竟再一次飙升,直把面具遮盖下的洛羽给乐坏了。
    几次往来之后,他这渡河费不见跌,反倒越发多了起来!
    白恋星很是费解,洛羽却指了指剩下的那些或带伤,或修为靠后的修士叹道:“因为孤独,让他们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这发自内心的恐惧,比死亡还要让人惧怕!”
    思虑片刻,白恋星反倒看向洛羽,蹙眉道:“你很喜欢洞悉人心?有时候,我也不知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洛羽依旧向着入口岸边划着,等了片刻,他淡淡道:“你是在说,我心思深沉,城府藏心?”
    白恋星顿时摇头:“不...我并无此......。”
    不等她说完,洛羽便自嘲一笑:“~别说是你,就连我自己都不知,心在哪儿?或许早丢了吧?呵~也许,我此生本就不该有心......。”
    洛羽回首一笑,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白恋星怔了怔,犹豫着点头,随即连忙补充道:“还是很久以前吗?”
    “不是,这次不久...。”说着,他转过头去,望向远方。
    他喃喃着:“过去,有个人常常梦见身边的亲人与他喜欢的人都不认识他了。可他梦醒后,却发现他们依旧相亲相爱。之后有一天,他梦见,他们依旧相亲相爱,梦醒了,他才发现他们早已陌路...。”
    听着这略显乏味的故事,感受着他语气中若有若无的孤寂与伤感,白恋星只觉心中忽然一阵绞痛,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无法拔除,无法挥去。她想道出,想......但她却发现自己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
    只得凤目柔光颤动着,静静地望着那显得越发孤寂的背影。
    洛羽却依旧喃喃着:“有人说,因错过阳光的温暖而伤感落泪,那你将错过漫天繁星的璀璨。”
    “是魏昙花说的吗?”白恋星猜测着问道。
    “呵~倒是有几分昙花公子的腔调。”他淡淡一笑,随即呼出一口浊气:“谢了,谢你肯听我碎言。”
    “我应该谢你。”白恋星面带微笑。
    洛羽顿时疑惑地回首,好奇问道:“谢我作甚?”
    白恋星凤目流光,笑靥如花:“你猜?”
    “嘁~!”洛羽无趣地转过头去,心中暗道,‘无聊~怎么这个世界的女人,也喜欢说这两个字?’
    一边想着,洛羽一边轻哼哼着:“我猜,我猜,我猜对了,你能让我一成灵晶吗?”
    望着洛羽划桨的背影,白恋星竟然爽快的应了一声:“可以。”
    “此话当真?”闻得此言,洛羽顿时转过身来,顿时精神百倍眼冒金光!
    随即他思量片刻,沉吟道:“谢我嘛...又不说原因,却让我猜,那许是不便道出,我先前所言乃是心......额!?”
    说着,洛羽忽然心中惊觉,‘这!...我为何要对她吐露这些?是因为她像极了灵儿......?也许吧!’
    想到这,洛羽连忙避开白恋星微笑看来的目光,转身操起船桨,叹息道:“浮生一梦,未语幻佳人,别梦醒,绝凡声,只愿孤身步道望长生。算了,那一成灵晶我不要了。”
    可不过片刻,身后却传来白恋星的轻灵之声:“道途遥遥,长生漫漫,恋星愿闻君心.....!”
    “够了!”前方划桨的洛羽,不知为何,手中动作竟为之一顿,冷言阻止!
    随即,不过片刻,在他叹息一声后,便又默默地划起了‘桨’。
    而白恋星看在眼中,却微露丝丝欣喜之色。
    ......
    两个时辰后,待仙灵宗等人下了白骨筏,踏上西北面的开阔陆地时。
    魏无伤亦来到了岛上,对着师弟师妹们,悄声叮嘱了一番。尤其是魏无忧,他再三叮嘱后,才折返回了白骨筏上。
    望着远去的白骨筏,魏无忧是志得意满,欢喜不已。如今,他终于成了一众师弟师妹的领队,人生好不得意。
    而就在这时,副领队吾灵风,收回了目光,询问道:“二师兄,我们何时按大师兄说的行动?”
    魏无忧随意地摆了摆手:“不急,听说龙丘飞皇那小子也在此处,就先去找他切磋切磋。”
    说着,他便要向着岛内走去。
    “二师兄!”闻得此言,吾灵风顿时上前阻止:“大师兄有交待,不要轻易.......。”
    “好啦!”魏无忧不爽的打断道:“切磋一二有何不妥?我是领队,听我的。”
    “对!二师兄才是领队!”身后朱九界与沙森铿锵有力的附和着。
    见此,吾灵风叹息一声,只得无奈点头。
    ......
    此刻,各宗门世家子弟,多已登临巨岛,唯有一些伤重实在无法前行的弟子,留在了入口处。
    而白骨筏上,除了洛羽、白恋星与魏无伤外,还有茹芊儿与莫庄!
    白恋星本是相请莫童留下,谁知其兄长莫庄竟然也要留下!更是不顾其妹劝阻,死皮赖脸的‘扎根’在了白骨筏上,直呼洛羽是他知己云云,洛羽竟然也很是欢迎。倒是弄得众人一阵迷糊,暗道这二人何时成了知己?
    莫童也不知是不是觉得丢面,还是什么其它原因,最终选择了与莫家九侠同行。
    临走之际更是向着洛羽歉然一礼,而洛羽则微笑点头。
    白骨筏推开血红的泽水,击起阵阵浪花,向着东北方驶去。
    茹芊儿则与魏无伤坐在筏子中间,一会儿指指那,一会儿闲聊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来游山玩水的,好不惬意!
    白恋星依旧在观察着手中的白骨片,身旁则蹲着一位满脸笑容,滔滔不绝的莫庄。感受着身旁传来的阵阵扇风,与那扰人心神的聒噪之声。
    白恋星蹙了蹙秀眉,随即望着白骨片,淡淡道:“莫公子无需这般,恋星喜静。”
    “原来如此!”莫庄顿时惊觉,他连忙转头不爽的责备道:“魏昙花你们小声点,别打搅了天女。”
    “额....!你确定是我们?”魏无伤与茹芊儿面面相觑!
    待得白恋星无奈看来,二人也只得摇头苦笑。
    莫庄见了,得意一笑,随即他转过头来,已是一副殷勤的笑脸,继续扇起了扇子。
    白恋星却暗暗叹息了一声,便专注于手中的阵图。
    而洛羽依旧操持着白骨筏,向着东北方向驶去。
    过得片刻,魏无伤却忽然开口,故作疑惑的问道:“莫公子既是鬼面生知己,为何见知己辛劳,自己却侍佳人身旁?”
    莫庄闻言,顿时站起抬扇一笑:“你魏公子不也是独立佳人之侧吗?”
    他言下之意便是,你魏无伤与鬼面生乃是挚友,不也和我一样吗?还好意思说我?
    可魏无伤却厚颜无耻道:“非也非也!芊儿乃是魏某侍女,不可同日而语。”
    魏无伤此言便是指,茹芊儿是他的侍女,本就应该在他身旁,岂能一概而论?
    闻得此言,莫庄一怔,望向了茹芊儿。
    只见茹芊儿娇美一笑,款款一礼:“芊儿乃公子侍女,自然要跟随公子左右。”
    “额...!”莫庄顿时语塞。
    见此,正摇浆的洛羽回首笑道:“我与莫庄兄,乃交心知己,岂不闻君子之交淡如水?”
    莫庄顿时接住话头,喜道:“不错,你等怎知我与鬼面道友之交情?”
    说着,他便推开嬉笑的魏无伤,来到洛羽身旁,为洛羽扇扇道:“我莫庄与鬼面道友就算相隔万里,亦能心心相惜,又岂能用表象度之?魏公子莫要辱没了我二人,高雅知己之情。”
    魏无伤闻之,顿时笑出声来:“我看你啊,不应该叫莫庄。”
    莫庄顿时疑惑的问道:“不叫莫庄叫什么?”
    “应该叫,莫装逼才是。”魏无伤此言一出,不知怎的,除了疑惑不解的莫庄本人外,其他众人竟然都‘噗嗤’笑出了声来!
    见此,莫庄更是疑惑了,于是他连忙询问洛羽:“莫庄逼...这庄逼是何意?”
    洛羽被逼问的没办法,只得解释了一遍。
    听得‘装逼’一词的寓意后,莫庄顿时火起,一收折扇,便怒指魏无伤:“魏无伤,你敢辱我?我...我......”
    魏无伤笑望莫庄,显得不以为意:“难不成莫公子想在这血泽之中,孤筏之上与魏某切磋一二?”
    “你...!”莫庄怒气难平。
    可他一想到魏无伤的实力,好像自己与之差距有些大!
    他顿时故作一副不屑的模样:“粗鄙!本公子不与你一般见识。”
    说着,他便转身坐在洛羽身后,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见此,魏无伤眉头一蹙!
    可不过片刻,他便已剑眉舒展,微笑着与茹芊儿来到白恋星身旁。只是三人闲谈之时,他总会有意无意地望一眼,正背对着他们的莫庄。
    而就在此时,莫庄那微微低首,掩藏在发缕间的双目中,竟闪动着丝丝寒芒,也不知他意为何故?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