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光明正大地婊!

光明正大地婊!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作者:黍宁| 更新时间:2020-01-16 11: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如意她从小就是个傻的。

    从她有记忆开始,人人都说她傻。

    但她根本没意识到有这回事儿的存在。

    她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啊,还隐隐散发着点儿白莲和绿茶的清香,像她家里那庶母啥的完全就不是她的对手,只要她嘤嘤嘤地一哭,她那庶母庶妹脸色顿时就黑了,脸上神情各种精彩纷呈,恨不得当头一杯茶泼过去。

    某天,她还听到庶妹暗搓搓地扎她小人,说她心机深沉,一股子莲花芬芳。

    王如意,这二货白莲绿茶婊,是真的觉得自家庶妹在夸自己呢。

    说真的,纵横昆山这么多年,大家说话那都是说半分,藏着半分,互相奉承打着机锋,给着台阶,哪里有这么明明白白拆台的。

    穆笑笑脸色腾地就涨红了,长长的眼睫扑扇了一下,轻声道:“如意姑娘你在说什么呀。”

    王如意眨眨眼:“穆姑娘你梳了妆真好看,不像我,都不会化妆,只能素颜出门。”

    这扑面而来的莲花芬芳,齐齐把台下一众昆山弟子给呛住了。

    你清醒一点!!

    你这样子就算化了妆也特么好看不到哪儿去!!

    不等王如意开口,穆笑笑赶紧踩着脚步,快步捡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然后少女又眼巴巴地开口了:“诶呀,穆姑娘你怎么往辞仙哥哥边儿上坐呢。”

    这声音不大也不小,但正好落在了其他同学耳朵里。

    教室里众人愣了一下,修士凡是活了这几十年的,哪里不是人精,纷纷琢磨出了点儿不对劲。

    不是说陆辞仙是乔晚的道侣吗?

    穆笑笑和陆辞仙认识?

    琢磨出来了点儿味道,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了陆辞仙。

    穆笑笑有些紧张地揪紧了裙摆,忐忑不安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少年沉稳地坐在桌前,垂着眼,但单单坐在这儿就无法让人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去,也不敢生出任何轻视之心。

    “陆道友。”少女抬起眼,星眸里水光潋滟,怯怯地开口问道:“我能坐在这儿吗?”

    结果话音刚落,身后又响起了少女娇软的嗓音,红衣女鬼小姑娘费解地问:“你都坐下来了,还问什么问呀。”

    正坐在前面,背对着陆辞仙,眼观鼻鼻观心,留意着这儿动静的齐非道,一个没憋住,噗嗤一声,差点儿喷了。

    这“噗嗤”一声轻笑,在这寂静的大课堂显得尤为清晰,目睹这一幕的昆山弟子,也没忍住,笑出了声。

    眨眼之间,整个大课上笑成了一片。

    穆笑笑一僵,脸色有点儿勉强地站起身:“抱……抱歉我没想这么多。”

    没想到她刚一挪窝,红衣的女鬼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娇娇嗲嗲地朝着陆辞仙喊了声:“辞仙哥哥。”

    从刚才起一直没出声的少年,眼里含了点儿浅淡的笑意:“如意。”

    和穆笑笑这不同怯生生的,软糯糯的讨好人不同,王如意坚信,婊就要婊得光明正大,婊得拽上天。

    这也是为什么王如意能和楚桐徵混到一块儿去的原因。

    楚姑娘咋舌了半天,最终感叹到,这小傻子身上这股白莲绿茶的双拼芬芳还真特么是浑然天成,简直就是她们天生的媚宗弟子!!可惜长相抱歉了点儿,要实行采阳补阴这个技术活儿难度有点儿高。

    王如意的回答,简直让楚桐徵想起立鼓掌,把这段言论给供起来,好好品味个几天。

    王如意说:“婊什么呀,凭啥男人有心计就是心思深沉,咱们有心计就是婊里婊气。”

    红衣女鬼不满地撅着小嘴:“我们争取自己的利益怎么了?只要别害人,我们愿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付诸行动,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了。我看那些男人就乐意看着我们为他们耍心机,争风吃醋呢。”

    就和他爹看着她那几个姨娘争风吃醋一个德行,揣着明白装糊涂。

    偏偏她那几个姨娘,还浑然不觉,上赶着给对方摁上个“婊”的名头,主动撕了个昏天黑地,头破血流。

    王如意把穆笑笑往边上一挤,穆笑笑笑容勉强地站在了桌子前,一时间进退不得,不上不下。

    而偏偏做完这一切的红衣女鬼,还十分优雅地从储物袋里摸出了纸和笔。在没被人砌进墙里之前,她好歹也是出生凡间大族,那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从容,如果忽略这比较干瘪的长相,还真像是精致的,风中摇曳,花式卖弄风骚的白莲花。

    一抬眼,瞥见了穆笑笑脸色不对,王如意终于意识到了好像有哪里不多,眨眨眼,一脸懵逼地问:“穆姑娘,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呀?难道你想坐辞仙哥哥身边?”

    “我明白了。”王如意突然一击掌,恍然大悟。

    “穆姑娘,你之前梳妆打扮,是为了打扮给辞仙哥哥看呢?”

    王如意深沉地觉得,从这简单的信息,就能推测出真相,还原出全貌的自己,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穆笑笑:“?”

    王如意自豪地赶紧拿着书站了起来:“你想坐辞仙哥哥身边直说不就行了,喏,你自坐吧。”

    完全没看见其他昆山弟子震惊的脸。

    穆笑笑想做陆辞仙身边,这得是多劲爆的一个消息。

    陆辞仙可是乔晚的道侣啊,照这红衣女鬼说的,穆笑笑出门前特地梳妆打扮了一番,然后一进门就冲着陆辞仙去了,这不是有意勾搭自家师妹的道侣吗?

    “呀!”姑娘惊呼了一声,好奇地问:“穆道友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

    “道友误会了。”穆笑笑眼里掠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慌乱,怯怯道:“我只是看……看晚儿师妹与陆道友走得有点儿近,这才想着帮忙问问。”

    所谓忙中出错,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了。

    自家师妹的道侣,关系也没多好,哪里用得着她过问。

    昆山弟子默默地,微妙地看了穆笑笑一眼。

    总感觉,有点儿像越描越黑怎么回事?

    “抱歉,王姑娘,”穆笑笑面色苍白如雪,“这位子,我不坐了。”

    王如意毫无所觉,开开心心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拽拽婊婊的:“那我继续坐了。”

    穆笑笑:“……”

    这一节大课,穆笑笑从来就没上得这么艰难过,结果刚坐下来还没过一炷香的功夫。

    玄中长老突然捋着胡子,袍袖一挥:“行了,开始吧。”

    就看见这袖子里飞出了一道光,这道光停在了第一排左边儿第一个昆山弟子面前,聚成了个筒状。

    穆笑笑微感讶异:“这是?”

    身后有好心的昆山小师妹提醒:“穆师姐你来得正好,长老叫我们抽签分组切磋呢。”

    前脚陆辞仙和裴春争刚坐过示范,玄中长老简单地讲了一下陆辞仙和裴春争切磋的时候,用的战技,紧跟着,就让台下一众昆山弟子们抽签现场活学活用。

    抽签……

    分组……切磋?

    等到这签筒终于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穆笑笑忐忑地展开了手里的签板,看了一眼。

    “壹号”。

    这是要寻找另一个和她签文相同的。

    穆笑笑握着签板找了一圈,目光突然在自己身后顿住了。

    身后坐着个平庸无奇的国字脸青年,狭长的眼里透着股看透世事的威严和漠然。

    穆笑笑:“……这位道友?”

    她……要和这位道友对战?

    伽婴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自己手上这签板,又看了眼面前的少女。

    少女睁着水光潋滟的杏眼,朝他怯生生地抿唇一笑。

    容貌有些眼熟,妖皇瞥眼,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妖皇同志,行为处事一向也比较简单粗暴,脑子里除了“只得记得的对手”,就是“太弱了的路人甲”。

    他应该见过面前这少女,不过既然不记得了,就表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太弱了。

    这人族太弱了。

    伽婴淡淡地移开了视线。

    玄中长老:“唔,那请抽中壹号的上来。”

    穆笑笑握着签板站了起来。

    伽婴坐着没动。

    玄中纳闷:“这位道友?”

    过了一会儿,面前这平平无奇的青年终于开了口。

    虽然容貌长得有点儿喜感,但眼神却暗沉沉的,这是身经百战,仿佛淬了火、血和刀锋的目光。

    “太弱了。”

    伽婴闭上眼,稳稳的,言简意赅地给了个解释:“不值得我出手。”

    修犬嘴角一抽,有点儿不忍直视。

    陛下啊我虽然知道你这是好心耐着性子在解释,但请你搞清楚现在这状况啊!!你清醒一点啊!!

    此话一出,顿时,王如意,齐非道等一干人立刻被这王霸之气给震住了。

    这什么酷炫狂霸拽的龙傲天宣言!!

    但青年这淡定的气质,幽深的目光,竟然让人一时间没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台上少女认真地看着他:“道友此举,是不是未免有些太过轻视人了?”

    伽婴终于睁开了眼,眼神平静,目光落在穆笑笑身上。

    一条沛然的黑色巨龙瞬间呼啸而出,直接掀翻了大课的屋顶。

    刹那间,瓦片儿共木块齐飞,荡开一阵磅礴的气劲,黑龙直入云霄,龙鳞光彩烨烨,龙吟悠长,盘旋一阵之后,突然化为了点点荧光,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但这气劲,也仅仅只是掀翻了屋顶,没伤着在场任何一人。

    他们……从来没看过这么霸道的龙气。

    黑龙跃入云霄时,仿佛盘踞了整片天空,龙爪雄劲,硕大的龙头沉默地俯瞰着昆山群峰。

    众昆山弟子眨眨眼,从这气势磅礴的龙气中猛然回神。

    刚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一击惊艳了整个昆山的男人淡淡垂袖,目光冷淡地看向面前这一干昆山弟子,在眼神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之后,抛下了一句十分拉仇恨的话。

    “你们当中,只有乔晚,或可与我一战。”

    这是实话。

    面前这一干昆山弟子里面,只有乔晚,堪堪有挡他这一击的能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419:08:55~2020-01-0517:43: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nanaa2个;更新慢的唾棄你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蚊虫叮咬、凌妙晴、BLUE麦莘、想来就来吧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唐陌磨糖、卿哒4个;闲鱼也玩翻身、小花开不开3个;EDUSA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呼兰弃刀去60瓶;乌鲁鲁有晴天、三变吖50瓶;南山烟酒批发45瓶;燕璃42瓶;袅袅、北瓜40瓶;可乐柠檬33瓶;浊、gakka、北轩、褶子、墨华一世泪、我木得感情、人工智障、小瓜牛30瓶;辞镜29瓶;电磁炉27瓶;Alice、贫穷的咕哒子、无尾猫又~!、依灑、於秋明、梓月、草莓星星、嘎嘎嘎嘎、Juliet、刘昊然的甜甜甜、干锅妙蛙种子、超级奶爸|清晨果园、22488、大胖胖呢、如柾20瓶;miku8815瓶;一只Lu、鹿乐叶14瓶;烂然星陈、鴨仔有魂、咚咚隆咚锵、涟温、卓弦二三三、凌殇、晚妹今天也要加油鸭!、teemozero、扭扭捏捏、DaJiangYOU、叶子leaf、快阔小沙雕、离古、金钟云家的喵喵、章璋、赐我一个欧尼酱、Mil、eco、狐球子10瓶;沈一二三8瓶;一只元宵7瓶;佛系6瓶;燕燕燕燕、猫爷、Locked、kumononaka、为了猫咪、io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