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 > 第339章 嫁的怪

第339章 嫁的怪

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 | 作者: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01-16 13: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谁又能想到,这个杀人无数,又是被人称之为魔鬼的大将军,却是在女儿出嫁的时候,一个躲着偷偷的哭,沈定山疼女儿,绝对是疼过儿子,更何况是他一直都是捧在手心里面,又是疼了一辈子的女儿。



  而此时沈定山就站在房顶处,谁也不知道,他偷偷的躲在这里,虎眼含泪的望着女儿的花轿。



  “雪飞,你看到了没有,咱们的阿凝终于是长大了,她也是嫁人了啊。”



  花轿一路吹吹打打,颠颠簸簸,沈清辞一直都是握着那枚玉佩,她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那些人都是做了什么,别人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她就只能看到了前方那一双压着金线的皂靴,在明明暗暗的光线之下,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直到到她被扶着坐下,眼前仍是一片绚丽的红,而这样的红,也不知道为何,竟是有些疼了她的双眼。



  “姑娘,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白梅小心的问着,你看奴婢可是拿了一些东西的,她见四年无人,这才是将自己藏在身上的点心拿了出来,不过就是被人挤来挤去的,点心都是碎了。



  “姑娘,都是碎了。”



  白梅扁着嘴,眼泪都是出来了,姑娘出嫁之前,大姑奶奶让她偷偷的带一些东西进来,可是怎么都是碎了?



  “没事,我不饿,不吃了。”



  沈清辞双手再是握紧手中的玉佩,手指仍是有些产不凉。



  怎么办,她找不回任何的温度,因为没有人给她温暖,而她现在想要抓住一些什么,可是为什么她是感觉,自己的能抓的好像什么也没有。



  “姑娘,这很奇怪啊?”白梅看了一眼四周,这时也才是发现哪里不对劲了,不,不是不对劲,是哪里都是不对劲?



  “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却是连其它的丫头婆子都是没有?”



  沈清辞轻轻抿紧了自己的唇片,“你们不要多想,这是我要求的,我不喜欢人多,只要有你们就够了。”



  “这样啊……”白梅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奴婢刚才还在担心,怕万一侯府里的人很凶怎么办,还好姑娘把什么都是想好了,姑娘就是姑娘。



  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见识不凡。



  白梅几乎都是将自己会的成语都是说了出来,就是她当时贪玩,没有同夫子好好的念书,当然也就是为夫子口中的朽木不可雕也,所以她的学问真不好,能够想起如此多的成语,而且还都是用对了,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白竹站在一边,一直都是紧锁着自己的眉头,她的直觉向来不差,她怎么感觉这里处处都是透着一种诡异,却又是哪里都不成问题。



  “姑娘,我出去看看。”



  白竹嘱咐着白梅要好生的照顾着沈清辞,自己则是出去查看,她们现在连口都是没有改过,沈清辞现在是宁康侯的夫人,可是对于她们两姐妹而言,这就是她们的姑娘,一辈子也都是不会改。



  她们的这一生也就只是忠于这一个主子,其它的人,都是与她们无关。



  白竹刚一到外面,便跳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却是很奇怪的发现,这个宁康侯府,确实是十分的奇怪,好似整个府里被分成了两半一般。



  这一半灯火通明,喜气扬扬,而一边,却只是点着普通的灯灯,而宫灯忽明忽暗,透出来的光,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格格不入。



  为何会一个府里被分成了两半,还是说这就像是当年的沈府与卫国公府一样,有不同的主子。



  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可能界线如此的分明?



  不成,她要去那里查一下。



  可是她又是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就只能再是回去,呆在沈清辞的身边,何嬷嬷近半年身体便不是太好了,就先是留在这里,好好的养着身体。



  她们都是跟着姑娘过来,一品香的香料如若没有人管,怕都是要关门了,所以何嬷嬷留在那里也能帮忙管管,等到何嬷嬷的身体好了,到时再是过来也是不迟。



  而沈清辞的身边,并没有多少人,也就只有白梅姐妹两个人。



  白竹知道那边的事情,慢查不迟,可是今天是沈清辞第一日嫁进来,她必须是要呆在她身边才行。



  沈清辞仍是握着那块玉佩,她一直都是端坐于喜床之上,不远处的放着龙凤双烛也顺着儿臂般的烛身向下流着烛泪,而这些喜烛都已经燃了大半。



  四周都是大红色的东西,只是这些红全部加在一起,竟是有些艳俗。



  “姑娘,要不我帮你把凤冠拿下来?”



  白梅站在一边,十分的心疼沈清辞,都是坐了这么久了,她都要感觉自己的腰要疼断了,可是沈清辞却已经带着那个金疙瘩,已经近一日的时间了。



  就算是如此,她仍是规矩而坐,就连一个动作也都是没有换过。



  是谁规定了新娘子必须要坐成这样,还要一动不动的,可是她们的姑娘都是坐了整整一日的时间,也都是没有人进来看过一眼,问过一句。



  姑娘的脖子不会被压断了,她会不会困,还有会不会饿?



  “姑娘,你要不要吃些东西?”白梅再是将那些碎了的点心拿了出来,她们不动桌上的东西了,就只吃这些可以吗?



  “姑娘吃些吧。”



  白梅都是快要劝哭了,姑娘可都是有一整日没有好好吃过饭了,再是不吃,就要饿到了。



  可是沈清辞还是一动未动。



  白竹一直都是半半着以双眼,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她突然一睁开眼,也是伸出手将白竹手中的点心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沈清辞的面前。



  “吃。”



  沈清辞叠在一起的手指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她才是抬起手,可是此时,她的手指也是跟着麻木了,麻的都是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也是触不到了任何的东西。



  她从上面拿过了一块碎着的点心,然后将点心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吃下下去,这是大姐姐准备的点心,是她最喜欢吃的,也是大姐姐亲手做出来的,这世上也就只有她的大姐姐才能做出来这样好吃的点心出来,也只有她可以做出最美的嫁衣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