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玉玺记石头与水 > 一六二章

一六二章

玉玺记石头与水 |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20-01-18 01: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墨没想到真的有人敢刺杀他,虽然唐墨一直没有仗势欺人,可他舅是皇帝他娘是长公主这事,基本权贵圈里没人不知道啊。

    他有个好歹,不要说当地父母官,直隶总督阿简他大伯也别干了。

    而且唐墨私心认为,刺客也不是来杀他的,很大可能是杀陈简的。

    唐墨和陈简受邀去何龄何转运使家赴宴,实际上大家商量一下接下来继续追查的事。

    有这本账簿,不论顺藤摸瓜还是再一次清洗转运司都很便宜。

    何大人家的厨子手艺很好,尤其一道烤鸭做的地道,唐墨也很喜欢去何大人家吃饭,他们两家是好几代的交情,祖上还有联姻,说起来真不是外人。

    唐墨包个鸭肉卷递给陈简,问何大人,“何叔,这些人做坏事,为什么还要留账册,这不是现成的把柄么。”

    “一次两次不设账簿无妨,次数多了,谁也没那么好的脑子,必然要有本账的,尤其他们这种做长线的。”何大人道,“这次顺利拿到账簿,全赖你们的功劳。”

    唐墨噗噗直笑,望着陈简冷淡俊脸笑,“全是阿简的功劳,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陈简冷冷道,“那这账簿大人抄留一份,原件我们要带回帝都交差。”

    “好。”何大人与唐墨交换个眼色,唐墨强忍着没再笑,担心把陈简笑恼了。

    这次能一举竞全功,都赖陈简使了一出美男计。这计谋还是陈简设计的,孙绰孙副使有位真爱的外室,据陈简收集的资料,这位外室是个心思灵活的美人。于是,陈简决定弄个美男计,原是派了个手下,结果人家外室没看上。

    唐墨倒毛遂自荐想去试试,陈简险没气着,想着唐墨平时瞧着老实,不想倒是满肚子花花肠子。很是批评了唐墨一回,然后,他挽袖子自己上了。

    陈简出马,一个顶仨。

    就是每次唐墨一提这事,陈简必然臭脸,也不知什么缘故,让何大人说,可能是陈公子年轻,有些抹不开面子啦。

    事情就出在这美男计上,账本到手,陈简不可能再跟那外室有什么瓜葛。

    那女子几次求见,陈简也没见她。小唐心软,觉着就是不见也得给些银钱才好。就打发人把从那女子那里抄捡的银钱还给了她,让她回乡好生过日子。

    这女子颇有手段,见还她银钱,就几番到门口要谢恩。你不见她吧,她就天天来。要按陈简的吩咐,拿大板子打出去。

    唐墨心软,人家也没大奸大恶,怎么好直接拿大板子撵人,妇道人家,本就不易。趁着陈简不在,他就见了那女子一面。

    在那女子磕了头谢了恩,唐墨看她一身天青色素净衣裙,脸上淡施胭脂,果真是个极难得的美人。言语间也很懂礼数,想着查的资料里,这女子也是良家出身。唐墨就有些心软,任渌录蛞晕涔σ簿透牟梢桓鏊迹图颇<庖欢叮艄眵鹊亩冻鲆坏啦杏埃舾疟闶且坏姥夥善穑颇成┌祝滞笕次热籼┥健br />
    终于,近侍飞身救主,唐墨一见近侍赶过来,立刻松口气,挽个漂亮剑花就想把剑收起来,盯着剑尖的血迹看了会儿,唐墨细致的从袖子里摸出块雪雪白的香帕,把剑上的血擦干净,此方收剑入鞘。

    陈简只见他将软剑在腰间腰带一抹,剑柄嵌入腰上玉版,恰合一件方形玉扣。

    唐墨看着比陈简这浑身是伤的都要虚弱些,他抖啊抖的扶着陈简,寻块刺客少的地方让他歇着。陈简掖揄,“你抖你的,别摔着我。”

    “我要吓死了。”唐墨心有余悸,“我说多带些兵马,你非不听。你看这刺客多厉害,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陈简道,“不是有你嘛。”

    唐墨六神无主的叨咕,“这可怎么办,我杀人啦,阿简!”

    “杀就杀呗,多杀几个就习惯了。”

    “多可怕呀,吓死我了。”

    陈简还有空找唐墨麻烦,“你也吓死我了,要知道你小子武功这么好,老子还用拼死拼活受那些伤就为护着你吗?”

    “我第一次打架,我也不知道武功真的可以杀人啊。”唐墨看一眼周边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心有余悸的劝陈简,“阿简,你以后也少打架吧,太危险了。”

    唐墨从袖子里拿出好几样小瓷瓶出来给陈简包扎,还喂他含片参片。陈简看他这一通的忙活,挑高眉毛道,“准备的还真充分。”

    “你不是说会有人刺杀么,不多准备些怎么成。”唐墨一脸担心的问他疼不疼啊,上药后感觉怎么样之类的话。

    看着唐墨细心的给他包好干净的帕子,陈简靠着车辕问他,“你这武功跟谁学的,倒挺不错。”

    “我跟你说过的啊,就是徐师傅教我的。”

    大内侍卫徐靖,基本上皇子们都跟他学过武功,可也没听说哪个皇子武功特别出众的。唐墨给陈简胳膊上打好结,继续给他处理其他伤,耐心的说,“你也知道徐师傅常夸我是习武奇才来着。”

    陈简心说,这种话不是随便糊弄你们这些皇亲国戚的吗?唐墨哎声叹气,“不过,杀人总是不好的,还是该少动手。”

    陈简给他烦的都想直接翻白眼厥过去,可看唐墨惊吓的不轻,又怕吓着唐墨,撑着一口气看侍卫们扫了尾,陈简让唐墨扶他回车上,继续往帝都赶去。

    唐墨遇刺的事情传回帝都,凤阳长公主心惊肉跳的立逼着长子带着府中侍卫出城接一接小儿子。

    都不用凤阳长公主教训,唐墨回家就病倒了,太医说是受了惊吓,反正他躺着休养的功夫比浑身是伤的陈简还长哪。

    唐墨自己就说了,以后他可不出门了,吓死他了。外头坏人太多,还是在帝都安全。

    反正是怂的叫陈简牙根痒,陈简现在是怎么瞧着这瘫凉榻上的惫赖货怎么不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