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三十一章 喜欢便意味着弱点

第三十一章 喜欢便意味着弱点

这个刺客有毛病 | 作者:任秋溟| 更新时间:2020-01-18 05: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薛铃满脸通红地走出厨房,看着外面的清澈月光和满天星斗,以及那个正在屋脊上喝酒的绿衣女子,不由跺了跺脚:“萍姐!”

    她只喊了萍姐两个字,但是所有的愤懑和羞愧都在这两个字中包含。

    月光下,何萍举杯向着薛铃遥遥敬酒,同时开口笑道:“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这位二十九岁的女子在月光下这样对着十七岁的薛铃问道。

    月光下她脸庞是光影下优美模糊的侧脸,手中的酒液杯中荡漾。

    神使鬼差的,薛铃点了点头:“好看。”

    好看两个字说出口来,薛铃才感觉不对,双手捂住嘴巴,一瞬间不知道自己为啥会理所当然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

    那一瞬间脸才是真红成了苹果。

    毕竟,如此不知廉耻的话语怎么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了,薛铃恨不得撕烂自己的嘴。

    不过何萍只是看着月光下捂脸的薛铃平静笑道:“好看就够了呢。”

    “好了,你该去睡觉了吧。”

    “虽然一时间可能会睡不着。”

    薛铃一路小跑离开了何萍的视线,何萍看着眼中少女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满饮此杯。

    继续坐下,望月独酌。

    ……

    ……

    客栈外的打更声打过四更的时候,方别才在已经西斜的月色下走出厨房,看到依然在屋脊上喝酒的何萍。

    何萍只带了一壶酒,没有什么下酒菜,但是她却能够用这一小壶酒一直从未时喝到了丑时。

    一直喝到了方别出来。

    如果这也是一种本事的话,那么何萍这份本事也算得上登峰造极。

    “萍姐你少喝点酒不行吗?”方别看着屋顶,抬头无奈说道。

    “我又没吃你家大米。”何萍淡淡说道,同时摇了摇手中已经所剩不多的酒瓶。

    这酒瓶充其量也不过只能装一斤酒,并且何萍喝的并不是最烈的白酒,而是蒸馏过滤后的米酒,入口要柔许多。

    “我喝不坏的,放心。”

    “毕竟相比于在月亮下发呆思春的傻瓜,我更喜欢做一个在月亮下喝闷酒的傻瓜。”

    方别叹了口气。

    “林雪是你叫进来的?”

    何萍自然地摇了摇头:“我大概只是指了指路?”

    何萍说的非常无辜。

    “林雪是个好女孩。”方别说道。

    何萍点了点头:“我也知道林雪是个好女孩。”

    “但并不是每个好女孩都应该往我身边推?”方别反问道。

    何萍看着方别,一副老母亲看儿子的感觉:“你都十七了?”

    “林雪是我的搭档,并且组织有规定搭档不能相恋。”方别说道。

    “规定是组织的规定。”何萍说道:“但是所有的规定都有例外。”

    方别点了点头:“但是我暂时不打算喜欢任何人。”

    “为什么呢?”何萍问。

    “喜欢便意味着弱点。”方别笑着说道:“我暂时不想给这个世界留下太多的弱点。”

    “我保护林雪只是因为她或者对我更有用,但我永远不会为了让她活下去而让我自己去死。”

    “而所谓的感情则是会让人做傻事的东西。”

    “等到我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我或许才会尝试喜欢一个人。”

    “但并不是现在。”

    何萍听着方别的话语,反问道:“你现在还不够强大吗?”

    方别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当然不够强大,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我的人还有很多。”

    何萍笑了笑:“已经不多了。”

    方别摇头:“很多。”

    “对你来说,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杀你,你也会感觉多对吧。”何萍问道。

    方别点头:“是的,一个都已经够多了,况且现在要比一个还要多很多很多。”

    “那你的剑怎么样了?”何萍问道。

    方别沉默了片刻:“还在练。”

    “那么我很期待你练成的那一天。”何萍说道。

    “你练的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剑。”

    “我可不知道够不够强。”方别笑了笑:“但是真的要练很久很久。”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睡觉了。”方别这样说道。

    他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自己的耳房门口的时候,才回头,抬头看着屋脊上的女子:“谢谢。”

    “救命之恩不是应该放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上吗?”何萍侧头,微笑说道。

    笑容温柔而甜美。

    “我是感谢萍姐给我守夜到了现在。”方别静静说道,微微一笑,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同时关上了门。

    何萍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打了个哈欠,然后将手中的残酒倒进口中,随后纵身一跃,从屋脊跳到院子里。

    月光照下她的影子。

    笔直而修长。

    何萍沿着自己的影子走向自己的房间。

    同样步履平静而笔直,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影子上,影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偏移。

    丝毫看不出来,她在月下的屋脊上喝了一夜的酒。

    只留孤月照空庭。

    ……

    ……

    当第二天薛铃起来的时候,似乎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少女作为霄魂客栈的厨娘,每天要起个大早来处理食材,然后等待方别打扫店面开张,何萍负责算账。

    这就是这个小小客栈的一天。

    当无事发生的时候,霄魂客栈就是一间平静,小巧,干净的客栈,提供十个客房的住宿,提供早中晚的三餐,也提供一些简单的外卖服务。

    这就是霄魂客栈平常的样貌,周围人也渐渐熟悉了这间刚开不到半年的客栈,开始接受里面的菜色和口味,也会夸奖那个稚嫩水灵的厨娘做菜越来越好吃。

    虽然说就霄魂客栈背地里做的生意来说,光招待客人以及住店的收入,一个月不知道有十两银子的利润没有。

    但是薛铃真的感觉何萍很看重这份收入,很看重很看重。

    就连方别每天的跑堂打扫都非常的认真,非常勤快,并且一丝不苟。

    有时候薛铃会感觉方别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他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用鞭子鞭打着自己前进,自律,冷淡,并且非常的认真,与谨慎。

    就这样,当第九天过去的时候,这天早上薛铃苏醒,发现自己的枕头边放着一双薄如蝉翼通体雪白的金丝手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