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二十六章 暗河游侠者

第二十六章 暗河游侠者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作者:烟雨玄奘| 更新时间:2020-01-18 06: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谓的“非凡残留物”,指的是妖魔诡怪、修行者、或者一些隐世种族,在死亡状态下,身体内分离出的特殊物质。

    一直以来,修行界对于“非凡残留物”到底为何会产生,皆没有确切的结论。虽然原因不明,但时至今日,“非凡残留物”已经是炼造非凡灵物的必备材料。

    但并不是每个妖魔诡怪或修行者,都会产生出“非凡残留物”,机率非常渺小。一般来说,越强大的修行种族,产生的机率就越大。

    “非凡残留物”的种类,也是千奇百怪,诡秘难测。

    有的是骨骼血肉结晶、有固体也有液体、有的是烟雾、有的甚至是一滴光斑。甚至更高级的“非凡残留物”,会显现出各种形象,金木水火土、风漩、云团、雷电、雨丝,或各种神秘图案。

    世间岁月历经万年,穷尽典籍,也不可能尽数记载。

    诸圣百家,各有检测的手段,以此来鉴别。

    殷锋降伏的这只妖魃,虽然算不得真正“死亡”,但已经具备分离产生“非凡残留物”。只要有秘法鉴定,就能提取。

    随着殷锋解开布团、剥开斗笠,那团萎缩成狸猫大小的妖魃,就仿佛死尸一样,呈现在殷锋的眼前。

    此刻,这才是妖魃展现出的,原本的、最终的形态。

    殷锋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有些眼熟。

    他想了想,盯着这只妖魃的尸身反复辨认,终于可以确定。

    原来,是一只大号的“穿山甲”!

    “一只穿山甲形态的妖魃?”殷锋暗暗思索,究竟这只妖魃进入施宅,到底是图谋什么呢?

    为了挖取什么?或者说,掘地堪察什么?

    按照殷锋的个人理解,似乎穿山甲,也就只有这种行为。它不可能跑去图财害命,也不可能是为了杀戮取乐。无论如何,总是会有相关目的。

    但目前依然是不得答案,殷锋只得暂时放下疑惑,手拎着妖魃的尸身,扔进了小石窟中。

    随即,小石窟“造化池”里,泛起无穷的微光,仿佛无数星星点点,都洒落在妖魃的身上。瞬间,妖魃表面,就显现出虚幻朦胧的影子。

    殷锋静静坐在旁边,关注着鉴别后的结果。

    ............

    这里似乎永远看不见天空,只有浓郁得仿佛黑雾似的深霾,遮蔽着头顶上所有能见的范围。

    然后在黑雾与深霾之间,隐约可见岩石或者山崖的痕迹。故老相传,这里只是地底世界,并且辽阔无边,永远见不到地上苍穹的阳光。

    整个地底世界仅有的光源,来自于黑雾深霾间的岩浆。暗红色仿佛末日似的光影,会洒落出来,带给整个世界可怜的光照。

    但某些时侯,称之为“光季”,整个世界会变得光亮许多。而大多数时侯,则称为“暗季”,光照就会重新黯淡起来。

    在地底世界里,有无数交织复杂的暗河。

    暗河里是千奇百怪的生物,繁衍生息。而围绕着暗河的,是大量原始森林、大量丘陵山脉、大量隐藏的山谷。

    在这些区域里,分布着成千上万个部落。

    部落的人,称自已是“叛民”。

    至于为什么称为“叛民”,没有人知道。即使是上千年的古籍中,都查不到根源。似乎千古以来,这里的人,出身就是“叛民”。

    地底世界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组织,那就是河匪。

    河匪们,拥有骸骨舟、诡帆大船,能够在暗河中穿梭往掠。他们聚集一起,分为各个派系,豪取强夺,无所不用其极,欺压着部落。

    部落的人,以加入河匪为耻辱。这是千百年的仇恨,永远都难以抹除。但为了生存、为了利益,依然会有部落人,加入到河匪中去,成为河匪的一员。

    甚至有一种传说,只有河匪,才拥有暗河的“航路图”。他们能够抵达暗河的终点,进入浩瀚无边的“谜雾海洋”。

    传说只有进入“谜雾海洋”,才能航入正常的地上世界!从此,也能见到地上的太阳与月亮,成为真正的“人”!

    部落的老人们说,这是河匪的阴谋,以此吸引部落人的加入,补充他们的势力,是吸引部落人堕落的根源。

    但依然有无数人,愿意相信这个传说。

    此刻,在距离某条暗河不远,一片河滩围绕的小山谷里,十几个火盆燃烧着,闪耀着熊熊光采。

    离此不远的河滩上,一艘骸骨舟被栓在岸边。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白森森的微光。

    小山谷里,毫无疑问是一个河匪据点。

    但在此时此刻,却是寂静无声。只有浓浓的血腥气,在弥漫开来。往里走,甚至能见到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各个方位。

    被杀死的河匪,有十几个之多,而且死得都很惨。

    最后幸存的一个河匪,满脸的鲜血,头上破了个血洞。他甚至都不敢擦一下血水,颤抖地低声哀嚎:

    “英雄,放了我吧......我以后绝不当河匪,回部落去......”

    以他已经是半修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眼前这个杀气腾腾,但冷酷得仿佛“孤狼”似的年青人,是一位真正修行者!

    而且,是地底世界最稀少,但最难缠的“1榜游侠者”。

    传说中,1榜游侠者的传承,来自于已经湮灭于历史中的,号称杀伐武技最强的“兵家”!在诸圣百家之中,“兵家”最擅长攻伐。历代王朝更迭,“兵家”的修行者,始终风头最盛!

    悉悉发抖的这个幸存河匪,已经亲眼见识,这个年青的游侠者,以一已之力,灭了此地一个据点。而且手段狠辣无情,出手即见生死。

    最可怕的是,这个年青游侠者,居然死不了!

    有几次,河匪们拼命,刀枪斩落,这个年青游侠者也会受伤。但总会离奇诡异的,伤患愈合,连血都不再流!实在是恐怖可怕至极!

    “你们都要死,这是我的复仇!特别是你,自甘堕落,加入河匪,就更是死不足惜!”

    年青游侠者,狄飞,冷冷地盯着眼前的河匪,缓缓举起他的手。手如掌刀,边缘是浓烈粘稠的血迹,染遍了这个据点所有河匪的血。

    而在他的掌心,虚幻的现出一个“骨珠”的影子。甚至随着血水渗入掌心,这个骨珠变得像是一个微型“骷髅头”。

    “骷髅头”贪婪地汲取着血水,然后缩入狄飞的掌心。

    “不要杀我!我对你有用!”

    幸存的河匪,奋尽余力,惶恐地喊道。

    狄飞的眼色微微一寒,沉默地盯着他。

    幸存的河匪感觉自已,在死亡里打了个转,立即快速地说道:“我愿臣服于你,奉你为主!在这个地底世界,只有在暗河里称雄,才能生存!我可以帮你,我的航行术,是这片区域最好的!”

    狄飞依然没有说话,但是冷酷如冰霜的眼神,深深盯在这个河匪的身上。只不过,他高举的掌刀,缓缓放下。

    “我不敢谎骗你,只要我带着你,坐着骸骨舟在暗河航行,你就能看出我的真假!相信我,有我帮助你,再加上你的实力,你也能在暗河里称雄!”

    幸存的河匪,眼看还没能说服狄飞,又再惶恐地喊道:

    “‘谜雾海洋’的传说是真的!‘航路图’也是真的!我能帮你,找到离开地底世界的航路!”

    这句话,终于让狄飞眼神中的冷酷,削弱了一丝。

    “把这里都烧了!然后证明你的能力......”

    狄飞抛下一句话,转身,带着浑身的血气,走向河滩。

    那个幸存的河匪,再才长出一口气,仍是不敢怠慢,跳起来,一脚蹬翻一个火盆。然后,将角落里的几瓶烈酒,都泼洒向各个角落。

    很快,熊熊大火,就将这个据点吞噬......

    ............

    与此同时,东隋帝国,关东行省,齐州。

    依然是那座金丝华木建起的独栋高楼,敞亮的奢华书房里,鲁宝山表情凝重地,坐在紫檀大桌前。

    在他的面前,是三份探察回来的情报。

    关于上古神灵神谕任务:“火猴”的机密情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