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 第二十八章:如此拼命

第二十八章:如此拼命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 作者:十九毅| 更新时间:2020-01-18 11: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邢墨渊岂会感觉不到君无羡探究的目光,却十分自然地将尹幽月的手术架之类的放回院子里,紧接着大大方方地站在门口。

没过几息时间,侍郎府公子的小妾被尹幽月请出来。

尹幽月关门前,看到邢墨渊站在门口,拍了拍他的肩:

“辛苦你了。”

邢墨渊似乎已经彻底习惯尹幽月的动作,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门很快关上了,那小妾便乖乖的站在一边,即使心里担忧,也不敢在三皇子面前晃悠。

君无羡看到想木头一样怵在门口的邢墨渊,轻抿了一口茶后,才勾着嘴角,对邢墨渊好奇开口:

“你是谁?本宫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君无羡微微眯着眼睛,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直密切注意邢墨渊的一举一动。

邢墨渊目光坦然地与君无羡对视,语气淡淡道:

“三皇子抬爱,我是尹小姐的男宠,当初还是三皇子帮着尹小姐带我回到这里。”

男、男宠?!

一边毫无存在感的小妾,霎时不敢置信地看向邢墨渊。

难不成京城里关于尹幽月的传闻都是真的?说尹幽月水性杨花,尤其喜好男色,见一个爱一个。

可眼前这个相貌平平,只有一双眼睛,说不出的好看的男子,竟会被尹幽月看上?

君无羡亦愣了一下,难怪尹幽月对这男子的态度有些太过亲切自然了,这男子,原来就是当初叶府门口的那个乞丐。

尹幽月竟然真的将人留下当男宠了吗!!

君无羡也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适,不满地看向了邢墨渊。

他一直看着邢墨渊的眼睛,这双眼睛的确令人难忘,长在这么普通的一张脸上,怎么看都是浪费,当初那乞丐蓬头垢面,也就这一双眼睛能看,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像是那乞丐。

君无羡想不通,尹幽月到底是何审美,竟会让如此丑陋的男子当男宠,除了那身材还算一般之外,其余都不堪入目!

君无羡越想越是不爽邢墨渊,更觉得待不下去,他倏地起身便往外走。

走出院子后,君无羡才突然停下脚步,想不通为何会突然如此生气,是因为尹幽月不按他的安排走,还是因为那个男宠……

君无羡想不通,就没有继续,而是抬脚继续离开。

门口的邢墨渊看着君无羡离开的背影,眸光渐深,稍纵即逝,又恢复面无表情的面瘫模样。

房中。

尹幽月当然能听到外面的动静,她非常满意邢墨渊的回答,本来她就讨厌君无羡这等自大妄为之人,能噎死他最好。

尹幽月此时已经将手术室租好,她本以为租完手术室后,她和病患都会进系统中,谁知道,这整个房间的一切突然变了,成了手术室的模样,里面一应的医疗器械都有,但全都是半透明的,只有尹幽月能看得到摸得着,旁人看不出异样,若是有人进来,也只会以为病人只是躺在床上,省了她很多麻烦。

尹幽月当即给他插上各种仪器,开始置换血浆……

两个时辰后。

门倏地打开了,尹幽月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

她一出来,对邢墨渊的第一句话便是:

“你看房里可有什么异常?”

邢墨渊都被尹幽月这话问蒙了,他扫了一眼房间,里面除了血腥味重了些,并没有其他任何情况。

不对!他看了一眼床上的病患,对方的呼吸沉稳,病情似乎已经控制了。

这是将人救回来了?

一个身上流黄色血液的病人,都能治好?!

那他想要让她治那位的话,尹幽月是否也有这等把握?

随心中想了许多,邢墨渊脸上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是对尹幽月摇摇头道:

“不曾看出什么异常。”

尹幽月心里松了口气,果然如此!

现在她眼中的房内,已经成了ICU重症监护室,可邢墨渊却什么都看不到,说明其他人也看不到。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碰到里面的仪器,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能让任何人进去,最多只能在门口看看。

她刚这样想,那小妾就匆匆跑来,从门口看到沉睡的病患,就想冲进去。

尹幽月一把将人拉住,对她严肃警告道:

“你要是想害死他,你就进去试试!从现在起的五日内,决不能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进去!”

她们身上有这么多病菌,谁知道会不会感染了病患,且要是这些人看不到,能真的能碰到仪器,估计一不小心就会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

尹幽月的话让小妾吓了一大跳,她进去会害死相公?

小妾忙求助尹幽月:

“尹小姐……尹大夫,我相公他得的是什么病啊?为何血会是黄色的……”

若不是相公受伤,亲眼看到手臂流出来的血是黄色的,她都不敢相信,会有人流黄色的血,这真的不是妖物吗?

尹幽月目光直直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能看出她在想什么,语气淡然道:

“你家相公是不是平日特别喜欢吃重口味的油腻吃食?不加节制,体重越来越轻?”

那小妾当即点点头:

“尹大夫怎会知晓,据说相公小时候被匪徒抓走过,救出来时差点饿死,从此,相公就爱上了油腻荤腥之物,府里的厨子,都得放许多香料配菜,相公才会喜欢。”

那就对了!

在古代,一般情况下,即使大鱼大肉,最多也就是三高,会得这种重度胰腺炎,除非长期使用油腻荤腥的重口味食物。

“你家相公以后饮食必须清淡,油腻荤腥禁食!否则可不一定还能运气好碰到我,换作其他任何大夫,绝对救不了。”

毕竟这种情况,全身血都得换了,还得用这么多先进的医疗器械,换作其他人,根本没法治。

她也是占了系统的便宜,若不是这次系统暂时开放了权限,让她可以购买任何医疗器械,她都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救回他。

小妾被说的连连点头,她也觉得可怕,吃那些油腻的东西,竟能让人的血液都变好,好在不是什么神鬼之类的原因,否则她可能以后都不敢靠近自己相公了。

做了四个小时手术,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本来她这具身体就异常虚弱,这会儿刚要它处房门,脚下一软,就往地上栽去。

邢墨渊看着尹幽月要摔倒在地,下意识地扶住要摔倒的她。

尹幽月也吓了一跳,缓过神来,靠在邢墨渊怀里借力,有些虚弱道:

“扶我回房休息一下,身体吃不消了。”

虽说尹幽月也不喜随便与人碰触,可也许是因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邢墨渊,会不知不觉的信赖他,也没想到太避嫌。

邢墨渊看着面色苍白,满脸皆是疲惫之色的尹幽月,竟也鬼使神差地抱起了尹幽月,回她房间。

一边的小妾,目瞪口呆地看着尹幽月和邢墨渊如此亲昵,完全相信了邢墨渊肯定是尹幽月男宠的事。

若不是关系亲密,怎会如此自然地抱起对方。

她见尹幽月和邢墨渊都离开了,又看看里头床上的相公,抬脚想进去,脑中却不由自主地响起了尹幽月的话,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关上门,没敢进去。

另一边,尹幽月房中。

尹幽月的头枕在邢墨渊的胸膛,被他抱着放到床上。

尹幽月实在没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其他,一躺下,便抓着邢墨渊的手。

邢墨渊身体一僵,看向了自己被抓的手,这次他第二次被同一个人抓着手,小小的没什么力气的纤细手指,好似脆弱的可以随意折断。

这只手的主人脸上的疲态,却让心中有种别样的情绪。

他第一次不想甩开她的手,只想她好好休息,恢复活力。

尹幽月并没有感觉到邢墨渊的身体异样,对他叮嘱道:

“我累的有点狠,你帮我煎服药,就我在床头那的柜子里,三碗水煎成一碗,煎好后叫醒我喝下。麻烦你了。对了,还有那边病患的房间,我醒来之前绝对别让任何人进去。”

尹幽月几乎是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便脑袋一重,昏厥过去。

邢墨渊都吓了一跳,他站在床边,看着彻底昏睡过去的尹幽月,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轻如呢喃的低沉好听声音在房中缓缓响起:

“为何……要如此拼命?”明明是国舅府的嫡大小姐,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救一个无关紧要之人。

邢墨渊深眸如同浩瀚的宇宙,里面藏着无法猜测的思绪,若尹幽月此时睁开眼,就会发现,现在的邢墨渊完全不像她平日所见的木讷寡沉,同样是面无表情,此时的邢墨渊周身气场却强大到无人敢指示,仿若从天儿降的神祗,周遭的一切皆入不了他的眼,除了那倒映的昏睡普通面容,在他眼里清晰可见。

侍郎府公子的小妾在门外等了许久,她都忍不住怀疑尹幽月和邢墨渊是不是在房中做什么无法启齿的事了,这才看到邢墨渊木然地走出门,手里还拿着一包药材。

她见此赶紧迎上去:

“这是给奴家相公的药吗?要不要奴家来熬制?”

邢墨渊巧妙地侧身,连停顿都没有,便越过这个小妾,往小厨房走去,口中只冷冷地吐出四个字:

“与他无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