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修罗战神 > 第一百零六章 本命剑

第一百零六章 本命剑

修罗战神 | 作者:甘蔗奶爸| 更新时间:2020-01-18 18: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个看似可破的漏洞在之前就已经被书生注意到,所以在这种突然的情况下只是心慌而并非绝望。

不得不说,眼前的书生拥有他自己的骄傲,年纪轻轻达到超凡巅峰,更加强大的是他在阵法上的研究。

那个命门上是一位入圣境的强者,这样本来最脆弱的地方成了阵中最坚硬的地方,极是守着命门的是一位平平无常地入圣境,它依旧完美。

“咳咳咳!”

黑虎的嘴角不自觉的流出鲜血,这几天的战斗让他很累,即便用强行破镜的手段来提升实力,依旧很累。

事情变得越复杂,情况比想象中的糟糕很多。

夏成龙打算出手了,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他要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这里地麻烦,然后快速的离开。

思路清晰,衔接的也很完美。

“我说过,你们要留在这里,连同入圣境的骄傲也一同留下吧!”

书生很骄傲,因为他此刻正在以堂堂正正的实力硬撼着入圣境的骄傲,他在向全西海城的人宣誓自己的主权。

“三才齐聚,日月同辉。”

“刹,刹,刹!”

六百人同时出声,同时聚剑,同时释放体内强大的灵力,这种聚集众人力量所散发的威压显得异常坚定,以至于在半空中形成的灵气长矛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

这是不逊色于入圣的力量,夏成龙打算用玄级高级武技风极陨杀来打碎长矛的身躯,他有这样的实力。

就在夏成龙准备出招时天空中出现一道不同于现场的灵气,这股灵气拥有无比炙热的温度。

好比从火山中爆发出来的熔岩一般,在嘭涌而出的瞬间向着周围扩散,然后以势不可挡的力量直接冲向长矛。

天空的皓光遮住了天空中划破天际而来的灵气的模样,但是从对方一下便将长矛击碎的威力来看,丝毫不弱于他要施展的风极陨杀。

“谁,他妈的谁,给我滚出来。”

本来还算礼貌地书生直接张口大骂,像个往日站在门口的老鸨,丑陋的面孔让人恶心。

其实无论是谁,在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如此,毕竟辛辛苦苦准备的阵技在瞬间被闲暇之人破掉,这是无法忍受的。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一个身穿坎肩,并不怎么英俊的男人从远处走来,虽然对方衣着极为不讲究,但是在夏成龙看来这人确实是最帅气的一个。

终究,情胜过一切,让已经失去战斗欲望铁匠的战士重新拿起手中的武器,为了隐心爱的人而奋不顾身。

夏成龙没想到,安氏也没想到,这个突然而至的男人会是一位打铁匠。

“你们不必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来这里只是单纯地有人吵我睡觉,所以清理一下。”

打铁匠走在他们前面,没有看身后的夏成龙,没有看安氏,只是在给自己找了一个看似极为合理又极为荒唐的借口。

“杨兄,若有机会,我夏某人必然与兄弟把酒言欢,畅饮三千佳酿,铸最坚硬之剑!”夏成龙抱拳而言。

这倒不是奉承,而是内心最直白的想法,原来无论是北海的中部或者这些偏远地区,同样拥有性子率直的兄弟。

“好,我答应你!”打铁匠也觉得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所以他爽快的答应了。

夏成龙很果断的转身,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这并不是他绝情,只是要让打铁匠留的有意义就必须这么做。

“不许走,你们不准走,给我统统留下来!”书生很急很气,整个人都在咆哮当中。

竟然留一个人来挡住他的三才阵,这是有多么看不起他的实力,不行,好不容易有证明自己的时候,就这样要没了?

尤其是夏成龙他们毫不留情的转身,这对于书生来说真的太过残忍,怎么可以这样毫不在意的离开。

“三才齐聚,金钟灭天!”

书生的灵气在极速的消耗,他用一生的灵气喊出一生只能喊一次的阵诀,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强的一招,一招能真正撼动入圣境的阵招。

三才剑阵的上空出现一口巨大的金钟,这钟很大,大到能轻易的将几百人淹没在金浪之中,所以他相信没有人能在被锁定的情况下逃离出去。

打铁匠默默无闻的站着,他懒得说话,懒得跟除了良友红颜以外的任何人说话,所以只是默默的拿起之前砸过来的武器。

惊讶,他的武器不是这个世界尊崇的剑,而是铁锤,一把平日里打铁最常用的铁锤,一把拥有绝对重量而质朴无华的铁锤。

“什么狗屁阵法,看老子一锤不给你敲碎了。”打铁匠说话了,只是自言自语,或者为接下来要做的事做个预告。

他的攻击方式真是太普通,因为太普通反而变得很奇怪。

没有长时间凝聚武技,没有吟唱,直接拿起锤子向空中高高跃起,双手紧握着锤把,尽最大的力量向着金钟砸过去。

“当……”

悠长的敲钟声在这片旧城区无限传播,震碎了很多建筑,震碎了很多人的心口,震碎了周围的空气。

金钟上泛着波纹却没有碎,打铁匠被震地退开,他手里的铁锤依沉重,除了右手处虎口隐隐而出的鲜血。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在我的锤下都是一堆垃圾!”

打铁匠有自己的尊严,之前让夏成龙挫败过,不过他重新找回来了,所以比之前更加坚定。

“当……当……当……”

一声接一声的敲钟声响起,每一声都要比前一声更加暴力,只是依旧没有办法敲碎那个东西。

他只是个打铁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为不容易的了,所以他没有放弃,依旧用尽全力在砸着。

“哈哈,一个打铁匠还想来破我的阵,看老子把你镇压。”

书生的话如同天上的金钟,开始快速的下落,打铁匠只是个打铁匠,他只会打铁,只能被金色的巨钟无情的压在里面。

安氏和夏成龙没有转头的一直往前面走着,只是前者和昨天拥有很大的不同,她应该是在流泪。

为了给另一个男人报仇,让深爱着的另一个男人遭受如此大的痛苦,没有多少人能在这种道德的审判中保持初心不变。

她哭了反而是一件好事,总比没有感情的杀手好对付一些,这是夏成龙内心的想法,他也拥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所以不能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